《演员的诞生》竞争激烈 导师严格

2017年12月04日 08:56  来源:央广网

导读:《演员的诞生》进行到第六期,竞争愈发激烈,导师的评价也更为严格。角色的成败不在戏份的多少,而在演员入戏了多少,把自己的戏份做到充分,给对手演员搭把手,一起完成戏剧的表演。

《演员的诞生》进行到第六期,竞争愈发激烈,导师的评价也更为严格。这一期中的第二个表演《我和春天有个约会》被导师章子怡评价是“《演员的诞生》舞台上最尴尬的一场戏”。三名演员用力过猛,却没有默契配合,在其中的一场掌掴戏里,还出现了一眼就能识破的假打,令观众瞬间出戏。

这场戏的三位演员中,黄圣依是星女郎出道,起点颇高;于明加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话剧演员;柴碧云在近期的偶像剧中都有出色表现。明明是高配的演员,却为何呈现了一场尴尬的演出?节目中为我们给出了清晰的答案,那就是演员间信任感的缺失,导致了她们各自圈地希望占山为王,而没有彼此信任和成全,最终毁了戏,也毁了自己的表演。

有信任感的演员,才能让自己真正地入戏<

在许多影视作品中都获得过肯定的黄圣依、于明加、柴碧云,身着旗袍,置身华丽的舞台,让在场的评委观众都充满期待。然而在舞台上,观众看到的只有三人使劲地展现一系列愤怒、崩溃、伤心等表演技巧,歇斯底里的哭、刺激的对骂、强烈的肢体冲突,三人各自非常用力,却无法赢得导师和观众的认可。

早在排练的时候,这场不成果的表演已经初露端倪。首先是在角色分配上存在分歧,角色小蝶的戏份最多。三位演员中年纪最小的柴碧云想要这个角色,黄圣依以自己有生育经验为由,也想要这个角色,最后不得已,柴碧云拿到了最懂事的二姐的角色。排练过程中,柴碧云又发现自己的某句台词不太合理,于明加想要替她说这句台词,柴碧云又以“戏不可以让”拒绝了这个提议。

固然在很多时候,角色有主次之分,戏份的多少决定了观众关注的多少,但是一场好的戏,必然是戏中的每位演员都忠实于自己的角色,势均力敌,达到演技上的平衡。演员为自己的角色去争抢戏份,看似是对自己工作的上心,成就了演员自己,却没有成就角色,整部戏剧也不会达到应有的效果。

与这形成鲜明对比的同一期节目里的《解救吾先生》,最年轻的演员彭昱畅演的是戏份最少的人质,他既没有绑匪那样出挑的角色个性,也没有明星人质吾先生那么有分量的戏份,但是他仍旧在限定的台词里展现了人物,最终赢得了观众和评委的选择。

角色的成败不在戏份的多少,而在演员入戏了多少,把自己的戏份做到充分,给对手演员搭把手,一起完成戏剧的表演。

有信任感的合作,才会有火花四溅的化学反应<

信任彼此,不以自我为中心去抢戏,是演员之间合作的前提。

《我和春天有个约会》一场掌掴的戏中,于明加不让柴碧云真打,要她用借位来完成。于明加给出的解释是,在舞台上把演员打蒙了怎么办?

这让导师章子怡很不理解,在她看来,好的戏,需要演员彼此信任,成全对方。不让真打,那是因为她们之间彼此没有信任感;演员需要互相成全,哪怕是烂的剧本,演员仍要展现相互之间的给予和帮助,而不是各占山头。

《解救吾先生》的戏里,绑匪将人质的头浸在水里、激烈的捆绑戏份,远比《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的掌掴戏更为危险,但是陈龙饰演的绑匪和李泽锋、彭昱畅饰演的人质显示出了对彼此的极高的信任,在动作戏方面没有掉线,也就让这场戏变得更为完整。

《我和春天有个约会》“三个人在同一个舞台、同一个空间,却看起来像是在三个世界”的问题,在上一期《像雾像雨又像风》时也曾出现过,四位年轻演员不管彼此,只顾着自己的戏份,没有默契和配合,所有的角色仿佛不在同一部戏里。导师宋丹丹一句话醍醐灌顶,“演员的台词是从上一句来的”。

在让宋丹丹湿了眼眶的《最爱》里,蓝盈莹和凌潇肃则诠释了演员之间的信任与合作。他们饰演的是身染艾滋绝症的男女主角的相怜相依相爱,两人用生命证明爱情的尊严的故事。蓝盈莹面对死亡的敏感,凌潇肃对于生命的无奈和渴盼,以及他们对于彼此热烈、疼惜的爱,不是独立存在的,是相互交融、不分彼此的。如果他们不相信彼此,恐怕呈现出来的就是两个人的两出戏了。

化学反应,不是一个演员能单独完成的,而需要演员之间交付彼此,听彼此的台词,做出自己的反应,才能让情节和台词丝丝入扣。将周遭环境以及对手演员的台词反映在自身身上,是更为高级的演技。而这更高级演技的前提,就是相信对方可以带动自己。

( 编辑: 小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