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天临:是深造还是赚钱,也曾彷徨和矛盾

2017年04月14日 18:42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4月14日电(记者 段敬芳)剧版《白鹿原》将于4月16日在安徽卫视、江苏卫视播出。日前,在剧中饰演白家长子白孝文的演员翟天临接受新华网记者专访。翟天临表示,白孝文人生的“三起三落”使人物本身十分丰满,此次与“父亲”张嘉译的合作十分愉快。对于正在攻读博士学位的翟天临而言,在当下的市场环境中,作为演员是要以挣钱或者快速成名为目的,还是继续深造为将来打下很好的理论基础之间必须要做出取舍。对于“青春”这个话题,翟天临笑言,“我现在处于最美好的年华、最青春的年华。我的青春梦想就是自由。为了我能够感受到我心里所定义的自由,我愿意去做任何我认为对的事情。”

青春就是不要为今后而担心,不要为过去而后悔,如果我们常常活在过去和今后。那么我们现在就白活了,久而久之我们这辈子就白活了,所以青春就是保持当下的愉悦,珍惜你现在这一秒。——翟天临

钟爱“白孝文”的角色设置<

要做好演员就要舍弃一些曝光度<

《白鹿原》是作家陈忠实的代表作,这部长篇小说共50余万字,由陈忠实历时六年创作完成。1997年,该小说获得中国第四届茅盾文学奖。该小说也被改编成同名电影、话剧、舞剧、秦腔等多种艺术形式。此次翟天临在剧版《白鹿原》中饰演白家的长子白孝文,白孝文人生的“三起三落”使人物本身十分丰满。翟天临表示,这是他十分钟爱的一个角色,剧本对人性的刻画很深刻,发挥的宽度和广度非常大。曾多次合作的张嘉译与翟天临二人,此次出演父子。谈及二人的合作,翟天临笑言,“我跟嘉译哥的合作是从《心术》开始的,那部戏他演我的大师兄。在《白鹿原》中嘉译哥‘变’成我爹了,这感觉挺怪的。”

“我从来没有固定过我只能接什么样的戏,或者不能接什么样的戏,在我的眼里也没有演技和偶像之分。对于我而言,评判一个角色的标准,无非是两点:一是这个剧本是否具有高水准的文学性,是否对得起我的良心,是不是反映了社会的热点或者具有较好的社会价值。另外一点就是这个角色的优劣并存度和可发挥的空间是否够大。”翟天临如此描述自己对角色和剧本的选择准绳。

现在的艺人都比较爱上综艺,翟天临是个例外。对于个中原因,他坦言,“有很多综艺节目找过我,我都没有接受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的心理。我总认为演员和观众之间应该保留一定的神秘感,这样观众在看我塑造角色的时候才能够相信我就是这个角色。我觉得,要做一个好演员,就要舍弃一些曝光度。比如我接受过一个去登山的节目,帮着几个孩子去登雪山完成自己的成人礼。当我做完这个节目以后,我让节目组删掉了我所有的镜头,因为我认为,节目应该突出这几个孩子完成自己梦想的挑战过程,而我作为一个艺人,不应该抢掉他们的风头。”

角色和酬劳对演员来说都很重要<

关键在于付出的与得到的是否成正比<

对于目前业界广泛关注的“艺人高片酬”现象,翟天临坦言,“我认为一切都是市场决定的,在很多年前就有好莱坞的演员可以拿到一亿美金的片酬。我们现在最该讨论的问题是,国内现在的这些高片酬的演员是否提供了相应的服务和专业度,而不是他们的高片酬可不可以的问题。只要被市场和社会认可,每个人拿高片酬都是可以的。”

在翟天临看来,“艺人高片酬”现象之所以成为争议焦点,根本在于有些演员实际上付出的和所得到的酬劳是否成正比,这确实是当下比较乱的一个现象。“好的演员可以拿到很高的片酬没有什么坏处,说明我们的市场很繁荣。作为我来说,我拿我的片酬我觉得我是付出了我相应的劳动,我不会去思考自己的片酬高和低,因为一切都是市场来决定的,我尊重市场。”

在谈到是角色更重要还是酬劳更重要的问题时,坦言:“对我来说都重要!因为这是我赖以生存的一个职业。但是,我赖以生存的职业一定要跟我付出的水准成正比。如果说不能成正比的话,我觉得那对我或者对资方是不公平的。”

而对于在角色塑造和幕后创作中的“话语权”问题,翟天临认为即便作为年轻演员,自己也从来没有缺失过话语权。“在这个圈子里,我认为在专业的团队当中,大家会尊重你的付出和你表演的水准,我喜欢这种尊重,所以我也会充分地表达我的想法,大家不会因为我的年纪小、我的辈分低而忽略我的建议或意见。演员的话语权不在于你的辈分和年龄,其实在于你的专业能力和付出的是否真的够多。”

在最好的年华选择去完成学业<

是深造还是赚钱,也曾彷徨和矛盾<

今年已进入而立之年的翟天临,正在北京电影学院攻读博士学位,生命的前30年一直在念书。作为演员,翟天临这样解读继续深造和职业生涯的关系:“在现在这个市场环境之下,如果我选择在我最好的年华完成我的学业,一定要有所取舍。我所谓的‘取舍’,是在目前的商业环境之下,我是要以挣钱或者快速提升知名度为主,还是让我完成自己该做的事情和为这个职业的将来打下很好的理论支持。说实话,我曾经矛盾过、彷徨过,可是这是我的选择。我一年确实拍不了几个戏,于是我对接的戏的要求会更高,它能够打动我的程度要更高。”

在事业的上升期,在完成学业的同时,翟天临曾经放下拍戏去做助教。他回忆说,“在《心术》播出后的一整年我没有拍戏,那个时候得到了很多的正面的赞扬和一些奖项的肯定,可是那个时候我选择在学校完成我的学业。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我不能说哪种方式是对的,那仅仅是一种选择。说到做助理教员,其实我的性格很内敛,面对采访镜头和学生,我都会很紧张,我特别不适合当老师。但是在做助教的那段时间,我跟我的学生们蹲下来像做游戏一样对待表演,我不会去评判他们的对与错,因为表演本来就没有对错,只要你用心去演都是可以的,那一年我过得很开心。”

谈到和师长的沟通,翟天临感叹“他们对我成长的影响太深刻了!”他说,“我从我的台词老师身上学到了,一个演员对于自己艺术的执着和讲究的心态,那是一种匠心精神;从崔新琴老师的身上学到了一个演员对于感受力的体验的关键性;从王劲松老师身上我感觉到了舞台上技巧的重要性;从我的研究生导师和博士生导师身上,我学到很多关于做人的重要性和优秀的演员应该具备的品质。”

在翟天临看来,出道多年遇到的最大困难是整个大环境对于文化鉴赏力的理解和主流价值观的引导,“我很困惑的是,当下的观众是否还真的会踏下心来去看对于人性优劣并存的展现和对一个戏文学度的评判,大家是否真的都喜欢那些‘飞来飞去’的、‘男男CP’、在桃花底下的谈恋爱的戏。如果这些变成了主流的价值观,我觉得这是比较危险的。”

谈到“青春”这个话题,翟天临笑言,“我觉得我现在处于最美好的年华,最开始认识这个世界,最青春的年华。我的青春梦想就是自由。为了我能够感受到我心里所定义的自由,我愿意去做任何我认为对的事情。”每个人在青春期都会犯错,犯过太多的错。翟天临把青春的错误定义成“在青春的时候做了让自己今后后悔的事情”。比如对于自己的感情的问题,对于自己家人的问题,对于事业上自己专业表现的问题。“我常常会因为一场戏演完了之后我觉得不满意而后悔很久。”

“青春还有一个特质就是胆小,惹不起事儿,有的时候就是因为胆儿太肥了,说错了话。青春就是青春,青春就是想得少。青春一直在告诉我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翟天临如是说。

( 编辑: 小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