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化战争,你准备好了吗?

2019年06月12日 08:29  来源:中国国防报

导读:从战争史演进来看,人类生产方式决定作战方式,社会生产技术的进步,推动着战争形态不断向前发展。

从战争史演进来看,人类生产方式决定作战方式,社会生产技术的进步,推动着战争形态不断向前发展。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并广泛应用于军事领域,必将深刻改变人类认知、作战思维与作战方式,推进战争走向智能化时代。

    智能化战争呼之欲出

目前,人工智能正日益渗透人们生活生产各个领域,无论是语音机器人、搜索引擎和新闻推送,还是人脸识别、虚拟现实和“阿尔法”机器人,都运用了人工智能的“深度学习”算法。人工智能在改变人们生活的同时,正在叩开智能化战争之门。伴随无人机、战斗机器人等智能化武器走上战场,人工智能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大量运用,已成为推动新一轮军事变革的强大动力,不仅深刻影响着战争制胜机理,还将催生新的作战手段和作战思想,孵化出智能化战争。

通信技术的发展,为智能化战争奠定了“联通”基础。未来智能化战争中,无人战车、战斗机器人、无人机等武器装备实施自主协同作战,其前提条件就是各武器平台之间能够实现信息实时共享。而5G技术、物联网等的发展,为智能化武器装备的联通打下了坚实基础。正如无线电技术出现一样,打破通信掣肘,催生出大规模机械化合同作战。比如,以军事物联网技术为核心的指挥通信系统,能实现战场信息的获取、传输、处理和运用的一体化,各个环节之间可以实现无缝连接,使各种武器装备能“看见”、可“交流”、会“思考”、听“指挥”成为可能。

计算机技术的发展,为智能化战争奠定了“算法”基础。人工智能武器装备主要依托计算机,运用数学算法模仿人类的分析、推理和思维能力,在战场实施自主作战。它要求武器平台具有近乎实时的计算能力和存储能力,而云计算的广泛应用,特别是量子计算机的问世,为智能化战争奠定了“算法”基础。从理论上讲,一个250量子比特(由250个原子构成)的存储器,可能存储的数达2的250次方,比现有已知的宇宙中全部原子数目还要多。在具体算法上,量子计算更是具有超越性。如科学家们提出的“量子搜寻算法”,计算速度是目前最快计算机的亿万倍。若破译现有密码体系,经典计算需要运算1000年,而量子计算机只需不到4分钟。

信息技术的发展,为智能化战争奠定了“感认知”基础。人工智能武器装备要实现自主作战,必须能够听得懂、看得懂、辨得真、识得清,还可以与人类进行直接交流对话。以大数据为基础的自然语言理解、图像图形认知、生物特征识别技术,为智能感知提供了可能。同时,智能化武器装备平台还要能够智能认知,即它能够理解人类的思维,像人类一样进行思考与推理,像人类一样进行判断与决策。以深度学习算法为驱动的知识挖掘、知识图谱、人工神经网络、决策树技术,则使智能认知逐步成为现实。

尤其是人工智能“学习”能力的突破,将加速智能化战争的降临。“学习”能力是人工智能最核心的能力,一旦武器装备具备自我“学习”能力,就会进入一个不断反复的“提升智能、加快进化”的快速成长轨道,迈向智能化战争所面临的技术难题将迎刃而解。

    人工智能将重塑战争面貌

恩格斯指出,一旦技术进步用于军事目的,它们便立刻引起作战方式上的改变甚至是变革。而作战方式的变革不仅会反作用于军事理论,促进军事理论与时俱进,还将促进军队组织形态变化,以释放战争机器最大的战斗力。因此,人类每一次重大科技进步,都会引发军事巨变,全面重塑战争面貌。

智能化战争将引发战争制胜机理的变化。战争制胜机理是指为赢得战争胜利,战争诸因素发挥作用的方式及其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内在机制、规律和原理。制胜机理因战争形态不同而相异。机械化战争追求的是机械数量规模和武器杀伤效能的极限扩大,作战双方都力求投入“大兵团”,实施合同作战,以消灭对方有生力量夺取战争胜利。拿破仑的名言“多兵之旅必获胜”一直是各国军事指挥员遵循的信条。信息化战争追求的是夺取制信息权,以信息流主导物质流、能量流,以信息优势倍增认知力、控制力和攻击力,进而调控战争进程、方向、目标和行动,实施体系对抗、联合制胜。智能化战争追求的是夺取“制智权”,智能认知对抗将是作战重点,双方将通过算法优势获得认知优势,从而夺取战争主动权,“算法博弈”将成为作战双方对抗的焦点。

智能化战争将颠覆传统作战方式。人类科技进步往往先应用于军事领域,从而引发作战方式的变革。以计算、数据、算法、生物为驱动力的深度认知、深度学习、深度神经等领域不断涌现出的新技术,以及与信息、生物、医学、工程、制造等领域成果的交叉融合,将会带来新的“致盲”“致聋”“致瘫”作战方式。比如认知战,未来智能化战争将以人的认知思维为作战目标,运用心智导控手段,通过对敌认知体系施加影响,实时分析敌方行为特征和作战决心,或者直接将己方意识以脑电编码形式“注入”敌控制大脑,控制对方思维意识,最终夺取“制智权”。同时,由于人工智能技术能够全时、全域对各作战力量的行动信息进行实时处理并共享,使得人类可以突破思维的逻辑极限、感官的生理极限和生存的物理极限,从而拓展指挥员对时间空间的认知范畴,催生新作战方式。比如,母舰蜂群集群作战,它是指以母舰为运输载体和指挥中心,运用饱和式突防、分布式杀伤、覆盖式机动等手段,形成有人无人混合集群的作战样式。

智能化战争将孵化全新指挥方式。指挥控制优势历来是作战双方争夺的核心,随着智能辅助决策技术和“云端大脑”“数字参谋”“虚拟仓储”的出现,战争决策将由单纯的人脑决策发展为人机混合决策、云脑智能决策和神经网络决策,从而孵化出全新指挥方式。未来智能化战争,指挥人员面对的将是海量的、瞬息万变的战场信息,人脑已经无法快速容纳和高效处理,人的感官也无法承受超常规的变化速度。只有充分发挥人脑创造性、灵活性、主动性的优势,以及机器速度快、精度高、不会疲劳的特长,实施人机协同、人机交互,才能够弥补时空差和机脑差,确保指挥决策优势。2018年,俄罗斯研制的人工神经网络全自动软件,就能做到发现即摧毁。2017年,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开展的无人机模拟对抗试验中,装备有“阿尔法”人工智能的无人机多次轻松击败人类飞行员。在此之前,人工智能软件就曾在模拟空战中操控第三代战机轻松击败由人类驾驶的第四代战机。究其原因,人工智能这一“作战大脑”可从各类传感器中接收、处理大量数据,其反应和做出决定的速度比人类要快出数百倍。同时,脑神经控制将成为智能化战争最主要的指令控制方式之一。在以往战争中,指挥员主要通过文件、电台、电话,以文书或语音的形式,逐级下达指令指挥控制部队。智能化战争中,指挥员将用智能化类脑神经元,通过神经网络作战体系平台向作战部队下达指令,以减少指令表现形式的转换过程,缩短指令跨媒体的转换时间,指挥节奏更快、效率更高。

    算法将成为作战双方博弈重点

早在两千多年前,孙武就指出,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实际上,任何军事行动都是一定数量的物质在一定时间和空间里的运动,这种运动可以用数学方法进行描述与分析,应用数学工具和现代计算技术对军事问题进行定量分析,是世界新军事变革发展的必然趋势。智能化战争更是如此,计算无所不在,因为算法优势主导战争优势。未来智能化战争掌握算法优势的一方,能够快速准确预测战场态势,创新作战方法,实现“未战而先胜”的战争目的。因此,未来智能化战场上,算法远比炮弹重要,战争算法将从幕后走向前台,成为制胜智能化战争的关键因素,是未来智能型军队必须抢占的战略制高点。

算法作为用系统的方法描述解决问题的策略机制,是提高智能优势的关键和前提。智能优势实质是信息优势、认知优势、决策优势和行动优势的高度统一,夺控的关键是取得算法对抗优势。首先,算法优势主导信息优势,采用智能传感与组网技术,广泛快速部署各类智能感知节点,可面向任务实施主动协同探测,构建透明可见的数字化作战环境。其次,算法优势主导认知优势,大数据通过高性能、高效率的算法处理后,能够将海量数据快速转换为有用的情报。因此,占有算法优势的一方,能驱散因数据得不到及时处理而产生的“战场迷雾”和“信息迷雾”,使得认知更为深刻。第三,算法优势主导行动优势。在优势算法的支撑下,人工智能的反应速度是人类的千百倍。2016年,美国研发的“阿尔法”智能软件,反应速度比人类快250倍 。尤其是,通过构建作战模型规则,以精算、细算、深算和专家推理方式,可辅助指挥员在战略、战役、战术等多级筹划规划和临机处置中实现快速决策。第四,算法优势主导决策优势。算法以其高速、精确的计算,能够代替人的冥思苦想和反复探索,从而加速知识迭代。在海量数据和超算能力支持下,人工智能的判断和预测结果将更加准确。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开发的医疗智能软件,诊断肺病的准确率为80%,比医学家的平均水平高出20%。未来智能化战争中,掌握超强算法的一方能够针对手变化,快速提出灵活多样的作战方案与应对之策,不断打乱对手既定企图和部署,从而夺取战争主导权。早在2017年,五角大楼就正式成立“算法战跨职能小组”,企图通过该机构推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关键技术研究,以重新获得对潜在作战对手压倒性优势。

人工智能的本质在于计算,决定计算效率在于算法。突破人工智能,首先要突破算法。鉴于算法的重要性,美国甚至提出了“算法战”的新概念,其“外壳”是软件系统,“核心”是对数据资源的运用。目前,五角大楼的“算法战跨职能小组”已正式启动“算法战”概念研究,并成功研发出4套与无人机配合的人工智能算法。借助这些算法,美军能够实现对目标的探测、分类和预警,以便为军事决策提供更多具有实际价值的情报。

人类社会生产形态,决定战争形态,它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在人工智能技术日益改变人们生产生活方式的当下,必将极大改变人类作战方式,进而引发军事上的重大变革,推动战争不断向前发展。为此,我们在研究信息化战争的同时,要加强智能技术的原始创新以及在军事领域的应用转化,尤其要在军事理论等基础研究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大力创建和丰富智能化战争理论,研究探索智能化战争制胜机理,加速培养智能化技术人才,为智能化战争做准备。(董建敏)

( 编辑: 周姝珠 )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重庆手机台”的所有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或经授权使用重庆广电集团(集团)各频道节目,版权及相关权利属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经本网授权使用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重庆手机台”。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重庆手机台、掌上重庆移动终端未标有“来源: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重庆手机台”或其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权利人与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本网将依法处理。本网联系电话:67544615

相关推荐

一首歌一座城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