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青春叫“特战女兵” 不悔云裳换戎装

2017年04月19日 16:18  来源:新华网

不爱红装爱武装,不恋饰场恋战场。在燕山深处中部战区陆军某特战旅,有一支神秘的连队编制序列,她们是全军首支成建制的女子特战连,从2013年成立至今,先后出色完成了上合联演、全军特种兵比武等十余次重大军事活动和多样化军事演训任务。

人生有憾,青春无悔,强军路上她们饱蘸赤胆忠诚,书写着陆军特战女兵的精彩军旅人生。

训练男特战队员的女教头<

排长彭双和班长刘海清掩护行进

排长彭双,容颜清秀,身材娇小,略带腼腆,开口就笑。可一说到特战训练,表情立马透着杀气,判若两人。

彭双曾是全军特种兵比武竞赛中唯一的战士女教练,曾是八一军事体育运动大队队员,创造过女子世界军事五项500米障碍纪录。

彭双第一次组织40公里拉练,男兵们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可跑了10公里,发现她仍然紧跟在后面。男兵们加快速度跑,结果还是没甩掉她。“从那以后,我们就很尊重彭双。”特战队员杨多强说。

孙能能说起这个“女教头”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回忆说,在一次武装20公里考核中,彭教练的后脚跟被靴子磨破了,但她咬牙坚持,始终冲在最前面。最终,全队的成绩比平时快了2分多钟。当她脱下靴子后才发现,袜子已经被血粘住了。

备战全军特种兵比武训练中,她发现手雷投掷时,队员经常会受伤,影响训练成绩。彭双就从手雷投掷姿势入手规范动作,因人而异修正训练方法,训练成绩比原先大幅提高。

在全军特战分队40公里武装越野课目竞赛中,她带领10名特战队员一路翻山越岭率先到达终点,最终摘取该课目金牌。

每天风吹日晒,彭双皮肤变成了古铜色,但她并不在乎:“走上训练场,就没有男兵女兵之分,只有军人的荣誉和责任。”

开辟新战场的“两栖霸王花” <

排长蒋淑珍为大家做倒滑训练课目示范

陆军首支女子特战连成立之际,在上级协调下,蒋淑珍从海军选调到了陆军工作。当时,蒋淑珍已是海军陆战队小有名气的“两栖霸王花”,可调到新单位,一切又得重新开始。

上天能跳伞、入海能潜水、陆地如猛虎,是三栖精兵的标志,也是蒋淑珍执著追求的目标。

一次潜水训练,她在操作舟上作最后一次下潜动作示范。没想到入水后脚蹼不慎滑落,此时氧气将耗尽,身上10多公斤重的潜水装具带着她向下沉。命悬一线!蒋淑珍没有惊慌,凭着熟练的特情处置方法,在水中憋气3分多钟,冷静完成解压处理,成功排除险情出水。

蒋淑珍在训练场上不仅“胆”大,对自己也格外“狠”。有次旅里组织伞降训练,这是她首次参训。为了追赶进度,蒋淑珍给自己立下“军令状”:训练标准向男兵看齐,训练强度与男兵一致。节假日不休息,天不亮即起床,天黑才回连队。

蒋淑珍的座右铭是:“战场上没有性别之分。”训练场上,男特战队员能做到的,女特战队员也要做到,她总是这样暗暗较劲。机降滑降训练,不论是坐滑、侧滑还是倒滑,她的动作都无可挑剔。尤其是跑滑,一眨眼就从10多米的高楼下到地面。

如今,蒋淑珍已经成为旅里完成800米高空跳伞一级开伞、二级开伞用时最短、掌握要领最好的特战女兵。

胸怀特种兵梦想的“三姐妹” <

女子特战连组织跳伞训练

来当特种兵之前,杜思敏、陈亚男、陈润洁同在一家师医院工作,环境相对舒适。

还是新兵时,仨女兵就梦想有朝一日当上特种兵。2011年10月,根据上级命令,特种部队开始招收女子特战队员。她们同时报名,经过基础体能、基本技能、心理测试考核,又同时“入围”。可当时只有2个名额,结果陈亚男、杜思敏光荣入选。

但陈润洁心里一直念念不忘特种兵的梦想,闲暇之余,她自我加压,按照特种兵标准不断加大训练强度。

2013年1月的一天,听说特种部队要继续招收女子特种兵,她无比兴奋,第二天一大早就去报了名。

领导和战友纷纷劝她好好考虑,特种兵的苦众所皆知,而陈润洁是女兵连中年龄最大的一名战士,现年26周岁,按说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

“来当特种兵就是想让自己更有军人的血性。”最终,陈润洁如愿穿上了梦寐以求的特战队服。

如今,三姐妹正在演绎各自的精彩:陈亚男已圆了军校梦,杜思敏成为独当一面的代理排长,陈润洁经过刻苦努力,也当上了班长。 (记者李文学 刘春妍)

( 编辑: 小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