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word中国特种兵 每块伤疤都是一枚勋章

2017年04月19日 16:18  来源:新华网

“魔鬼式”、超强度、大负荷训练,他们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中外联演联训、重大演习活动、海外维和,他们频频精彩亮相……燕山脚下,中部战区陆军某特战旅,用血汗甚至生命将这一看似简单的因果关系,演绎得荡气回肠。

日常训练——严<

严以律己,自我加码。训练场上,这里的男兵女兵谁都不甘落后。

为了当尖兵,赵彦俊从新兵开始,就为自己制定了近乎“残酷”的训练计划,每天操课训练坚持穿上沙背心、戴上沙绑腿,练五公里武装越野要在背包里夹上两块砖,练投弹要把沙袋绑在胳膊上,一天下来胳膊肿得有小腿粗。

张国英为练好射击姿势定型,在枪头放两个弹壳,专挑烈日暴晒、蚊虫叮咬等条件练据枪;为练好臂力,他在枪身下吊3个装满水的水壶,一端就是两小时;为练好精准度,他的靶纸十环之中套个小十环;为练好体能,34岁的他每天扛着狙击步枪跑武装越野……

连续两年参加旅队组织的地狱周、极限周训练的温永杰,在2016年地狱周抗催泪瓦斯训练中,因为过敏全身泛起红斑,但他还是默默地咬牙坚持着,直到最后比武结束后脱下衣服皮肤都出现溃烂的痕迹大家才发现。

与他们一样训练的,还有女子特战连的一群女兵。男兵站多久,她们就站多久;练正步,她们把沙袋绑在腿上练;练眼神,每天面对阳光睁大眼睛,每天训练常常是衣服如同丢进水缸里一样,汗水湿漉漉滴满一地……

女子特战连成立时首批招录的队员张悦,为成为优秀狙击手,认真登记和系统分析每一发子弹的射击参数;为练稳据枪动作,她在枪管上叠放两个弹壳,掉一次加练10分钟;为练好抗干扰能力,她在耳边大声播放音乐、在身边放活的蚯蚓等昆虫……

队员马荣在一次高空双开伞课目训练中,着陆时造成枕骨骨折、轻微脑震荡,头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疤痕。后来,马荣休假探亲,妈妈给她梳头时发现了伤疤,才得知女儿有这么危险的经历,心疼得直掉泪。马荣却自豪地说,对于特种兵来讲,疤痕是另一种形式的勋章。

为训练女兵的胆量,有一次旅里抓来活蹦乱跳的蚂蚱、蛇、鱼等让大家“品尝”。“女兵有没有敢试试的?”营长话音刚落,一个身影冲到前面:“我来尝尝!”好个蒋淑珍,径直抓起蚂蚱就往嘴里送,手里还拽着一条巨蛇陪女兵们“练胆”。

军事比赛——强<

勇争第一,绝不退缩。这些新时期“最可爱的人”,在国外赛场打出了中国威风。

2014年,韩超作为一线指挥员参加了“和平使命-2014”上合联演。受领地面突击分队任务后,他带领全营骨干以实战标准钻研营救行动。白天他们在训练场反复磨合协同动作,晚上根据训练效果连夜推敲修订方案,经常24小时连轴转。

正是凭着这种进取精神,实兵演练从开始的华而不实逐渐提高到贴近实战。就这样,韩超带领全营官兵,战风沙斗酷暑,连续奋战130多天,反复磨练,精心钻研,终于确保正式演习分秒不差,赢得了各级首长的认可和外国同行的赞誉,并最终接受五国总长的授勋。

2015年,朱云福被旅队选拔为“中马联演”集训队员。在集训队期间,因为长时间、高强度的训练,他左肩膀被拉伤并出现严重的静脉曲张。而入伍以来多次的射击比武集训,还导致他患有耳鸣以及严重的中耳炎。集训队的战友都劝他歇一歇,等伤养好了再训练,以免留下病患。但为了国家、旅队和连队的荣誉,为了自己的理想,他没有退缩,坚持完成了所有科目的训练。

在最后的选拔考核中,朱云福以全队综合成绩第一的名次当选为正式队员出国参演。最终,在异国他乡,扬我国威树我军威,在马六甲海峡特种兵军演中出色完成了自身所肩负的任务,展现了中国特种兵的风采。

在“国际军事比武—2016”之“狙击边界”比武竞赛中,面对赛场规则的随意变更,异国天候的严重不适和比赛枪支的苛刻限制,蓝子压轴上场、技压群雄,独取两个单项第一,总分团体第二的优异成绩,在国际赛场上用他国枪支打出中国威风。赛后,哈方陆军总司令在颁奖时说,“蓝子,神枪手,中国军人真棒!”

海外维和——勇<

胆大心细,为国争光。在海外维和任务时,他们在生死考验面前,维护了中国军人的形象。

2008年4月,韩超凭借着过硬的军事素质和良好的语言功底,被上级抽调参加第七批赴利比里亚维和行动。有次在营区附近,我医疗分队的几名军医受到武装分子劫持,抢走了大量现金和器材。值班室拉动应急警报,受领任务后,韩超带着5名战士,荷枪实弹,赶赴现场。经过2个小时搜捕,成功抓住了2名尚未逃跑的疑犯。

12月份,离任务结束只剩最后一周时间,韩超主动申请执行最后一次押运任务。就在车辆快要抵达目的地时,正好赶上政府军和暴乱人员的武装冲突,韩超他们被夹在了双方对峙的中间地带。怎么办?司机有些害怕的看着韩超。韩超也在心中斗争:后退就是安全地带,但是一旦退回去,中国维和分队8个月来100%任务完成率的记录就会被打破;往前走,对面是一群已经红了眼的暴徒,随时有可能做出极端行为。

没有过多的考虑,韩超命令司机:缓慢前进,穿过人群。同时,悄悄把子弹推送上膛,随时做好反击准备。看到联合国的运输车缓慢前进,敌对双方都停止了动作,用一种惊异的眼神盯着他们。通过后,韩超和司机都长长出了一口气,身上的衣物早已被汗水浸透。

2008年4月至12月期间,这样的生死考验,韩超和战友们一共经历了4次。

带兵尊干——柔<

以身作则,体贴入微。这些铁骨铮铮的汉子,帮带新兵时又展现出了柔情似水的一面

作为一名老骨干,刘成波注重带兵方法,在连队当代理排长时,新兵王明葳是家里的独生子,入伍前一直娇生惯养,参军之前连袜子都没有洗过,训练中更是怕苦怕累,新兵下连后很多班长都不愿接收。了解情况后,刘成波同志主动把王明葳调到自己排里,从洗衣、礼节、行为养成等细小方面手把手教,训练中他抓住这名新兵自尊心强的特点,积极鼓励王明葳刻苦训练不断进步,并在长跑、障碍、攀登等硬性科目上教授其方法和经验。

经过半年多的不懈努力,王明葳从思想上认识了自身的差距,并在平时虚心请教、刻苦训练,终于在半年考核中所有科目全部合格,个别科目还跃居同年兵的前列。

炊事班战士王康康下到朱云福的班里时,因身体过胖害怕训练,十分抵触同战友的交流,还时常会做出一些过激行为。朱云福通过长时间观察分析,发现他从小就有轻微的抑郁症,是心理问题。

朱云福抓准了他的“症状”,通过无微不至的关怀逐渐取得了王康康的信任,通过不断与其谈心进行开导,并发动连队战友一同积极鼓励,使他开始接受身边的战友并积极地参加连队集体活动,最后逐渐走出了思想抛锚、心理偏激的阴霾。

朱云福说,每名同志都是好同志,我们要善于细心发现并及时纠正解决思想出问题的同志。(记者李文学、刘春妍)

( 编辑: 小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