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访重庆首例新冠肺炎治愈患者:谢谢他们,冒着被传染的危险把我治好

2020年02月14日 09:50  来源:华龙网

(点击上图观看视频)

(点击上图观看视频)

1月29日出院后,万康(化名)就一直在家自行隔离。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记者 李文科 摄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月13日22时30分讯(首席记者 黄宇)今(13)日中午,重庆巫山,收到医院复查结果后,万康(化名)将自己的微信昵称改为:春暖花开。万康是重庆首个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也是首个治愈出院的患者,还是一名重症康复患者。今天是她出院后的第15天,也是完成居家观察回归正常生活的第一天,除了偶尔上楼会感到气促外,没有其他症状。在三峡中心医院重症应急病区住院时,她曾经历病灶增加、呼吸困难、血氧含量一度低至危险等状态,与死神擦肩而过,好像渡了个劫。

1月29日出院后,万康(化名)就一直在家自行隔离。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记者 李文科 摄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月13日22时30分讯(首席记者 黄宇)今(13)日中午,重庆巫山,收到医院复查结果后,万康(化名)将自己的微信昵称改为:春暖花开。 万康是重庆首个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也是首个治愈出院的患者,还是一名重症康复患者。今天是她出院后的第15天,也是完成居家观察回归正常生活的第一天,除了偶尔上楼会感到气促外,没有其他症状。 在三峡中心医院重症应急病区住院时,她曾经历病灶增加、呼吸困难、血氧含量一度低至危险等状态,与死神擦肩而过,好像渡了个劫。

万康(化名)目前最想做的事就是去看望自己年迈的婆婆。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李文科 摄没完没了的高烧 干咳不止的“感冒”万康想不起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感染的。1月15日以前,她在武汉某超市做售货员,每天擦肩而过的人数不清。离春节还有一个月时,万康就抢到了回巫山的火车票。她在电话里告诉87岁的婆婆,春节会回家团年。1月10日早上起床时,万康发现自己“着凉”了,干咳不止,还发高烧。她给超市请了假,拖着身子到住地附近的诊所输液。一连几天,万康在3个诊所就诊,均未见好转。往往是上午输了液,一到晚上就开始发烧,最高烧到39℃。万康一下子紧张起来。诊所大夫建议她去医院看看。怎么办?在武汉人生地不熟,也没人陪护。万康给在巫山的丈夫打了个电话,决定先回家,再到医院检查。她将火车票改签到1月15日,先坐动车到宜昌,再打车回巫山。在巫山下了车,丈夫见妻子状况非常差,随即将她送到巫山县人民医院检查,随即被收治入院。脚趾头都在使劲 强迫自己呼吸“双肺多发大小不等磨玻璃斑片状阴影”“双肺病灶较此前明显增加”……临床诊断结论不断更新,市级专家组也立即赶来会诊。等待确诊的过程是难熬的。隔离监护病房内,万康虚弱到连手都无法抬起,她感觉身体发冷,想让护士给自己加被子,但测出的体温一直维持在38℃多。自己究竟能撑到何时?一家老小谁来照顾?万康脑海里闪过这辈子还不曾想过的问题,每一个都有压垮一个家庭的重量。输液,测血压,测心跳,量体温,万康病床旁的仪器设备换了一批又一批,身边的医生护士也都穿着防护服。她拼命握着拳头,脚趾头也在使劲,强迫自己保持呼吸。1月19日,疾控采样检测结果出来了,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1月20日,专家组将标本送中国疾控中心进行核酸检测复核,也为阳性。

万康(化名)目前最想做的事就是去看望自己年迈的婆婆。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李文科 摄 没完没了的高烧 干咳不止的“感冒” 万康想不起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感染的。

1月15日以前,她在武汉某超市做售货员,每天擦肩而过的人数不清。 离春节还有一个月时,万康就抢到了回巫山的火车票。她在电话里告诉87岁的婆婆,春节会回家团年。

1月10日早上起床时,万康发现自己“着凉”了,干咳不止,还发高烧。她给超市请了假,拖着身子到住地附近的诊所输液。 一连几天,万康在3个诊所就诊,均未见好转。往往是上午输了液,一到晚上就开始发烧,最高烧到39℃。 万康一下子紧张起来。诊所大夫建议她去医院看看。 怎么办?在武汉人生地不熟,也没人陪护。万康给在巫山的丈夫打了个电话,决定先回家,再到医院检查。 她将火车票改签到1月15日,先坐动车到宜昌,再打车回巫山。 在巫山下了车,丈夫见妻子状况非常差,随即将她送到巫山县人民医院检查,随即被收治入院。 脚趾头都在使劲 强迫自己呼吸 “双肺多发大小不等磨玻璃斑片状阴影” “双肺病灶较此前明显增加” …… 临床诊断结论不断更新,市级专家组也立即赶来会诊。 等待确诊的过程是难熬的。隔离监护病房内,万康虚弱到连手都无法抬起,她感觉身体发冷,想让护士给自己加被子,但测出的体温一直维持在38℃多。 自己究竟能撑到何时?一家老小谁来照顾?万康脑海里闪过这辈子还不曾想过的问题,每一个都有压垮一个家庭的重量。 输液,测血压,测心跳,量体温,万康病床旁的仪器设备换了一批又一批,身边的医生护士也都穿着防护服。她拼命握着拳头,脚趾头也在使劲,强迫自己保持呼吸。 1月19日,疾控采样检测结果出来了,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

1月20日,专家组将标本送中国疾控中心进行核酸检测复核,也为阳性。

万康(化名)已经恢复了生病前的生活,自己在家做饭吃。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记者 李文科 摄1月21日,经国家卫生健康委疫情领导小组下设的诊断组专家评估,确认万康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万康成为重庆首例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得知确诊结果时,监护病房里只有万康和护士两个人。她还被告知,要转到万州去,由市里的专家组集中救治。“知道是什么病就好了,都听你们医生的。”万康说。活了44年,万康还从没在医院里待过一周时间。她第一次意识到,在疾病面前,生命竟是如此不堪一击。21日凌晨4点51分,万康被转入三峡中心医院重症肺炎应急病区集中收治。入院时,她明显感到呼吸困难,稍微走几步就喘累。除了拍胸片,做CT、彩超之外,医生采样化验,还需要她咳痰,但一开始,她没有痰,只能干咳。“咳得人撕心裂肺,心里发麻。”万康回忆。那几天,她仍处于病情高峰期,天天高烧咳嗽,瘫在床上,只能靠毅力抗。看不清的面孔 但能感受他们的好她在病房里住了整整8天。刚开始,病房里只有她一个患者。精神好一点的时候,她就跟管床护士聊天。第二天想吃什么,哪里已有治愈的病例,出院后最想干啥……“你抵抗力强,恢复得很快。”“请相信自己,也相信我们。”护士很热心,一有好消息就马上告诉她。更多时候,她就在消毒水味笼罩的房间里,望着天花板发呆。耳边,治疗推车走动的声音、监护仪器的响声、护士的脚步声,都成为她与病毒战斗的背景乐。

万康(化名)已经恢复了生病前的生活,自己在家做饭吃。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记者 李文科 摄 1月21日,经国家卫生健康委疫情领导小组下设的诊断组专家评估,确认万康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万康成为重庆首例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得知确诊结果时,监护病房里只有万康和护士两个人。她还被告知,要转到万州去,由市里的专家组集中救治。 “知道是什么病就好了,都听你们医生的。”万康说。 活了44年,万康还从没在医院里待过一周时间。她第一次意识到,在疾病面前,生命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21日凌晨4点51分,万康被转入三峡中心医院重症肺炎应急病区集中收治。入院时,她明显感到呼吸困难,稍微走几步就喘累。 除了拍胸片,做CT、彩超之外,医生采样化验,还需要她咳痰,但一开始,她没有痰,只能干咳。“咳得人撕心裂肺,心里发麻。”万康回忆。那几天,她仍处于病情高峰期,天天高烧咳嗽,瘫在床上,只能靠毅力抗。 看不清的面孔 但能感受他们的好 她在病房里住了整整8天。刚开始,病房里只有她一个患者。精神好一点的时候,她就跟管床护士聊天。第二天想吃什么,哪里已有治愈的病例,出院后最想干啥…… “你抵抗力强,恢复得很快。”“请相信自己,也相信我们。”护士很热心,一有好消息就马上告诉她。 更多时候,她就在消毒水味笼罩的房间里,望着天花板发呆。耳边,治疗推车走动的声音、监护仪器的响声、护士的脚步声,都成为她与病毒战斗的背景乐。

万康(化名)在家期间,通过手机了解外面的信息。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记者 李文科 摄从第三天开始,有和她病症相似的患者进来。透过玻璃窗,万康看到医护人员越来越忙。“他们都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走路很慢,看不清面孔。”万康说,“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他们每个人的好。”在万康住院治疗期间,丈夫也被作为密切接触者隔离观察。22岁的儿子小华(化名)好像一夜间懂事了。隔离病房里,万康无法与外界交流,小华就每天待在医院,找医生打听母亲最新情况,再通过电话告诉父亲。市区两级专家组采取的中西医结合对症治疗,很快起了效果。从动弹不得到能从床上坐起来,从只能吃稀饭到能吃肉,万康明显感觉身体在一点点恢复。医生查房时,也会向她竖大拇指,不断给她信心。

万康(化名)在家期间,通过手机了解外面的信息。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记者 李文科 摄 从第三天开始,有和她病症相似的患者进来。 透过玻璃窗,万康看到医护人员越来越忙。“他们都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走路很慢,看不清面孔。”万康说,“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他们每个人的好。” 在万康住院治疗期间,丈夫也被作为密切接触者隔离观察。22岁的儿子小华(化名)好像一夜间懂事了。 隔离病房里,万康无法与外界交流,小华就每天待在医院,找医生打听母亲最新情况,再通过电话告诉父亲。 市区两级专家组采取的中西医结合对症治疗,很快起了效果。从动弹不得到能从床上坐起来,从只能吃稀饭到能吃肉,万康明显感觉身体在一点点恢复。医生查房时,也会向她竖大拇指,不断给她信心。

政府工作人员和医生经常去家里关心慰问万康(化名)。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李文科 摄早睡早起看电视 她回归了“平凡”生活1月29日出院那天,万康洗了澡,换了衣服,戴上口罩,在医护人员陪伴下走出医院大门。“你们冒着被传染的危险把我治好,谢谢你们。”走出医院后,万康和儿子一起向医护人员深深鞠躬。出院时,万康也没有忘记病房里的病友,“隔离病房里的病友们都还在坚持,等待疫情退去。”万康说,“希望他们不要恐慌,要相信医生,相信自己,保持好心态,一切都会好起来。”回家后,万康遵从医嘱,待在房间里,将自己隔离起来。一日三餐都是儿子做好后,再分开就餐。万康回家的日子和以前生病前没什么两样,早睡早起,看电视是她最大的消遣。她每天晚上差不多8点半就睡,早上9点左右醒。醒来后,她大会给房间消消毒,擦擦桌子,顺便舒展下身子。在医院躺了10天,她感觉小腿、手臂都有点使不上劲儿了。但正是这种与以往没什么不同的平凡生活,万康现在却额外珍惜。2月2日,万康丈夫也解除隔离回家了。万康觉得自己和身边的人都很幸运,因为身边接触的人目前没有一例感染,家人也都在身边。“这个奇怪的病,多少让家人担惊受怕,病愈之后短期内不打算再出门了,要珍惜与他们相处的时刻。”万康说,接下来的每一天,都要拥有像自己的微信名“春暖花开”一样的好心情,尽情享受这自由的日子,呼吸这新鲜的空气,拥抱每一份善良。

政府工作人员和医生经常去家里关心慰问万康(化名)。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李文科 摄 早睡早起看电视 她回归了“平凡”生活 1月29日出院那天,万康洗了澡,换了衣服,戴上口罩,在医护人员陪伴下走出医院大门。 “你们冒着被传染的危险把我治好,谢谢你们。”走出医院后,万康和儿子一起向医护人员深深鞠躬。出院时,万康也没有忘记病房里的病友,“隔离病房里的病友们都还在坚持,等待疫情退去。”万康说,“希望他们不要恐慌,要相信医生,相信自己,保持好心态,一切都会好起来。” 回家后,万康遵从医嘱,待在房间里,将自己隔离起来。一日三餐都是儿子做好后,再分开就餐。 万康回家的日子和以前生病前没什么两样,早睡早起,看电视是她最大的消遣。她每天晚上差不多8点半就睡,早上9点左右醒。醒来后,她大会给房间消消毒,擦擦桌子,顺便舒展下身子。在医院躺了10天,她感觉小腿、手臂都有点使不上劲儿了。 但正是这种与以往没什么不同的平凡生活,万康现在却额外珍惜。2月2日,万康丈夫也解除隔离回家了。万康觉得自己和身边的人都很幸运,因为身边接触的人目前没有一例感染,家人也都在身边。 “这个奇怪的病,多少让家人担惊受怕,病愈之后短期内不打算再出门了,要珍惜与他们相处的时刻。”万康说,接下来的每一天,都要拥有像自己的微信名“春暖花开”一样的好心情,尽情享受这自由的日子,呼吸这新鲜的空气,拥抱每一份善良。

( 编辑: 毛彦彬 )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重庆手机台”的所有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或经授权使用重庆广电集团(集团)各频道节目,版权及相关权利属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经本网授权使用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重庆手机台”。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重庆手机台、掌上重庆移动终端未标有“来源: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重庆手机台”或其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权利人与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本网将依法处理。本网联系电话:67544615

相关推荐

重庆相册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