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的美国海军忧大于喜,2018年仍不好过

2018年01月19日 08:27  来源:中国军网

导读:2017年的美国海军,可谓高开低走,忧大于喜。年初,特朗普的“355艘舰艇”扩军计划、福特级航母的服役,都给了美国海军空前的信心。

2017年的美国海军,可谓高开低走,忧大于喜。年初,特朗普的“355艘舰艇”扩军计划、福特级航母的服役,都给了美国海军空前的信心。然而,到2018年来临时,一系列严峻的问题和危机接踵而至……请关注《中国国防报》的报道:

160df237e4f79030730381

美国海军2018不好过

■康 杰

2020年后,美国海军现役的22艘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将迎来每年2艘的退役潮,到2026年将只剩11艘。提康德罗加级的老化将使美国的海基反导能力和防空指挥能力面临缺口。

2017年的美国海军,可谓高开低走,忧大于喜。年初,特朗普的“355艘舰艇”扩军计划、福特级航母的服役,都给了美国海军空前的信心。然而,到2018年来临时,一系列严峻的问题和危机接踵而至:扩军计划启动措施乏善可陈,雷声大雨点小;伸手太长,任务过重,舰队规模萎缩难以匹配增加的各类使命;撞舰坠机事故频发,暴露出战备和训练水平的重大隐患;先进技术研发面临诸多瓶颈,一些急需更新的领域无法得到足够关注……

美国海军水面舰艇部队的一系列糟糕表现堪称危机的缩影。两次撞船事件,将水面舰艇部队置于国会防务政治的风口浪尖。新上任的海军部长理查德·斯宾塞授权独立审查小组,在海军各舰队范围内进行了战略战备评估。评估认为,一线水兵严重缺乏应急处置重大突发事件的能力,暴露出损管训练不足,舰上军官和水兵在基本的岗位素质和技术方面存在缺陷。现有的军官晋升机制偏重于参谋和司令部工作经验,对舰上工作经验却重视不足,军官频繁在各种不同岗位间轮换,疏于熟悉和掌握基本的业务能力,造成了严重的操舰安全隐患。指挥链条和责任分配不够明晰,不同部门在重大突发事件后相互推诿责任,官僚主义弊病丛生。

新美国安全中心研究员杰瑞·亨德里克斯认为,训练和战备方面的投入不足,已经成为制约美国海军发展的瓶颈。美国海军必须要在投资技术和能力建设的同时,兼顾对战备和舰上官兵训练的投入。

另一方面,传统基金会分析家托马斯·卡伦德则认为,“硬件”能力建设与“软件”人员建设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近年来,美国海军的舰队规模萎缩到目前的275艘,而海上部署任务却不断增加,海军现有的舰队规模,完全无法满足其背负的沉重使命。第七舰队承担的巡航和演习任务尤其繁重。能力、技术、训练、战备这几个要素如果都能满足,则能产生良性循环,而有一项或几项偏废,就会产生越来越严重的雪球效应。但是,短期内国防预算难有显著增长,兼顾上述几个要素是不可能的,国防部高层只能在轻重缓急上做艰难取舍了。

目前,国会虽然通过了《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其中制定了“355艘舰艇”的目标,但是该法案的落实尚存变数,而且真正变为现实仍然有待时日。按照目前最乐观的估计,这一目标的完成恐怕要等到2040~2050年。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估计,如果在2018~2047财年实现355艘军舰目标,且在其后至2057财年的10年间保持这个数目,海军需要添购73~77艘军舰。同时必须对现有军舰进行延寿,如果按照2017财年的美元,在30年间的平均每年的延寿费用为54亿美元。加上造舰和维护费用,355艘军舰的年均成本为110~230亿美元。更令美国海军失望的是,到目前为止,海军扩军计划仍然是一张画出来的饼。一些下一代装备的需求制定和招标方案都还没成型,研发服役更是遥遥无期了。特朗普政府有限的国防预算增支,对真正的扩军计划而言仅仅是杯水车薪。

2020年后,美国海军现役的22艘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将迎来每年2艘的退役潮,到2026年将只剩11艘。提康德罗加级的老化将使美国的海基反导能力和防空指挥能力面临缺口,即使阿利·伯克级Flight III改型能实现1∶1的替换,也并不能从根本上缓解短缺状况。目前,美国海军已对未列入退役计划表的11艘提康德罗加级进行延寿,希望使其继续服役至30年代中期。在此之后,作为一个舰种的巡洋舰将大概率淡出美国海军序列。

2017年12月20日,美国海军在宣布完成阿利·伯克级驱逐舰最新的Flight III改型的3D建模预组装工作,标志着基本设计方案定型。2018年度将进入雷达和动力系统等主要部件的测试阶段。虽然SPY-6雷达等新型装备能够大幅提升阿利·伯克级的作战能力,但正如美国海军专家指出的,阿利·伯克级自身的改造潜力也已经挖掘殆尽。

作为海军弃子的DDG-1000型驱逐舰在2017年连遭打击。首舰“朱姆沃尔特”号由于润滑油冷却问题,从2016年下半年直到2017年4月都处在趴窝状态。祸不单行的是,2017年年底,二号舰“孟苏尔”号的电力系统也出现问题,造成试航中断。

2017年7月,美国海军公布了下一代导弹护卫舰的研制计划,招标文件除规定了必要性装备外,未规定吨位、动力、舰体构型等指标。下一代导弹护卫舰将是2018年水面舰艇发展计划的重中之重。美国防务研究界估计,为了满足现有的海上部署任务,至少需要建造70~75艘护卫舰级的中小水面作战舰艇。数量充足、成本可控、性能够用,应该是该级舰的设计宗旨。

但是,按照美军的一贯传统,这种最合乎需求的廉价新舰,反而是最不讨好的。美国海军一方面希望能控制其研发和建造成本,以填补数量缺口。另一方面却希望使其能够应对“高端竞争”,堆砌各类高性能装备和包括定向能武器在内的先进技术。堆砌先进技术装备的方案,往往能有效地服务于军种间的预算竞争。美国海军贪大求全的思维惯性,很容易把下一代导弹护卫舰造成阿利·伯克级的“袖珍加强版”,造成部分性能特别是防空性能过剩,使整舰造价居高不下,最终背离了控制成本的初衷。

讽刺的是,为了解决无舰可用的窘境,美国海军甚至还打起了退役舰只回收利用的主意。海军作战部长理查德森上将曾在2017年6月宣布,正在考虑将封存的7艘佩里级护卫舰重新转入现役,用于本土海域的巡逻和缉私任务。

( 编辑: 周凯航 )
重庆相册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