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重庆基层水利实干家】这个河南小乡村出来的“80后” 人生“芳华”奉献给大巴山深处的水文事业

2018年01月06日 08:46  来源:华龙网

导读:李庆波,这个从河南小乡村出来的“80后”,从参加工作起,就一直坚守在水文工作的一线。当时李庆波刚借调到市局参加全国水利普查工作,做为城口水文站站长,他心急如焚,随同第一梯队人员返回城口参加救援。

李庆波在记录监测数据。市水利局供图 华龙网发

华龙网1月6日6时讯(记者 伊永军)李庆波,这个从河南小乡村出来的“80后”,从参加工作起,就一直坚守在水文工作的一线。他人生的“芳华”是陪伴在大巴山深处,与寂寞和清苦为伴。在这里,他由一个懵懂的青年学生蜕变为了一名坚强、果敢、默默奉献的水利工作者。

乡亲们担心他扎根“穷山沟”娶不上老婆 他说这里需要水文人<

李庆波1983年生于河南范县的一个小乡村,2006年从黄河水利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到重庆市水文水资源勘测局参加工作,一直坚守在水文工作的一线,现任城口水文站站长。

见到李庆波的人很难想象,这个说着一口川普的青年来自河南,而且来到这个小站已经10年了。在这里,他早已和乡亲打成一片,从陌生到熟悉,再到喜欢上这一方水土,一路走来,李庆波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只有他最清楚。

城口水文站是重庆市水文局最偏远的测站,水文工作常常是与孤寂作伴,在这里远离亲人和朋友,偌大一个水文站就两个人。一个个风雨之夜,李庆波和同事时刻监视着雨情、水情,报送水情信息,10年如一日,毫不放松,他的背影如同水尺般印在了那些风雨之夜中。

和当地人聊天时,有人对李庆波说:“你一个大学生,到我们这个穷地方来干啥子?我们这里的年轻人都去大城市了,当心娶不到老婆呦!”他回答:“这里需要我们水文人啊。”

李庆波在进行水文监测。市水利局供图 华龙网发

水灾发生时 他第一拨赶到现场最后一拨撤出<

水文一线的工作,大多以风雨为伴,经过几年的成长,李庆波逐渐历练成水文一线的尖兵。2009年1月,连续几月的干旱使任河水位连续下降,水文站基本水尺断面已经无法用水文缆道测流了,需要另寻临时断面测流,李庆波同测站陈兵同志准备好测验仪器和涉水工服,两人向河流上游预定位置前进。

这还是李庆波参加工作以来第一次去临时断面测流。李庆波事后回忆说,临时断面的选择还是有学问的,河段要顺直不宜太深,水流也要选择相对平缓的地方。他穿上涉水工服趟进河里,看似平浅的河底淹没了腰际,冬天河水冰冷的寒意透着厚重的工服渗进来,河底的卵石高高低低,每前进一步都要很谨慎,真是要摸着石头过河了。

只能用测深杆当支撑,慢慢试探前路,还好选的断面能涉水过河,开始量距测深、计时,测验垂线流速,40多米宽的河平时缆道测验只需30分钟,人工涉水测验却用了整一个小时。上岸后,李庆波双腿已是透骨的寒意,在岸上来回跑动调动身体的热量,心想下次一定要穿个加厚的棉裤。

2010年7月19日凌晨0时10分,城口县庙坝场镇处发生山体滑坡,罗江河河水迅速上涨淹没庙坝场镇816户民房,2000余群众被迫转移。接到险情后,重庆市水文局立即启动水文应急监测Ⅰ级响应,连夜组织人员、设备开赴抢险一线。

当时李庆波刚借调到市局参加全国水利普查工作,做为城口水文站站长,他心急如焚,随同第一梯队人员返回城口参加救援。到达堰塞湖坝体后,及时勘察滑坡体地形、地质及水文气象情况,迅速在场镇桥头安装调试水情监测设备,建起了城口庙坝堰塞湖库区第一个水文监测站,李庆波与同事到库区上游涉水实测堰塞湖入库流量。

19日16时,第一个准确的水文数据传到现场抢险指挥部。20日在坝前建立第二个监测站点,开展库前水位、雨量、出库流量数据监测,并在整点时刻及时向指挥部报告水雨情信息,为抢险指挥提供决策依据。

看着受灾群众,以及堰塞湖中淹没的房屋,李庆波感受到了作为一名水利工作者的沉甸甸的责任,使命的光荣。在那期间的10多个昼夜,他与同事们吃住在帐篷,日夜保持警惕,时刻关注水雨情势,直到险情解除。做为水文工作者,李庆波是第一时间赶到,也是最后撤出的。

  生活中的李庆波。市水利局供图 华龙网发

扎根大山深处投身水文事业 人生默默吐芳华<

水文被称为水利的尖兵、防汛抗旱的耳目、水资源的基石、水环境保护的前哨。随着社会的进步和新时代对水利工作的要求,水文工作的重心和方向在不断地发生转变,大量的新设备、新技术投入使用,传统水文的工作方式和观念也有待转变。

李庆波也知道工作必须与时俱进,他勤于学习,不断钻研业务,在历届市局组织的水文业务技能竞赛中,先后取得两个综合成绩第三名、两个第二名、一个第一名的好成绩,在2017年第六届全国水文勘测技能大赛中,他荣获综合成绩第22名。

多年的水利工作锻炼了李庆波的品格和意志,坚定了信仰。李庆波2011年结婚时,站上的宿舍就是他和妻子的婚房。第二年,他们有了儿子。

李庆波常说,他愧对家人,因水文工作的特殊性,他没有好好照顾怀孕的妻子,没能及时回老家照顾病倒的妈妈,把儿子留在老家抚养,儿子成长的道路上少了他这个父亲的陪伴。

“静静地绽放,默默的芬芳,把一生扎根在山高水长。”李庆波说,水文人之歌是这么唱的,水文人的一生是在风雨中度过的,他们在这里做的不是什么可歌可泣的事,既然选择了水文工作,就意味着默默奉献,选择了用青春和热血厮守着河流,几十年如一日地战斗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

( 编辑: 小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