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航新征程】水清岸绿的跳磴河“归来”

2017年12月08日 09:11  来源:华龙网

导读:在叶庆美记忆里,早年的跳磴河清澈见底、鱼虾成群,河畔是周边居民茶余饭后嬉戏玩耍、散步休闲的好去处。在跳磴河华岩段、恒景天园段等不少地方,茶余饭后到河畔散步、休闲的居民越来越多了。

  一期整治工程完成后,跳磴河的水变清了。记者 陈维灯 摄

初冬时节,寒风拂面。九龙坡区,跳磴河华岩段,74岁的叶庆美徜徉在河畔;河中,清清的河水打着旋儿缓缓流淌。

自小在河边长大,叶庆美却已记不起有多少年没见着清清的跳磴河了,“这河水发黑发臭,总有30年了吧?”

如今,水质清澈的跳磴河终于“回来”了。

“消失”的跳磴河<

跳蹬河发源于沙坪坝区歌乐山狮子岩,干流全长25.75公里,主要流经九龙坡区华岩镇和大渡口区跳磴镇,并在跳磴镇小南海注入长江,是长江一级支流。

跳磴河不长,流域面积也不大,但流经之地却是重庆主城区主要的工业企业聚集区之一。特别是九龙坡区境内的14.15公里河段,沿岸更是聚集了众多工业企业,居住着大量人口。

在叶庆美记忆里,早年的跳磴河清澈见底、鱼虾成群,河畔是周边居民茶余饭后嬉戏玩耍、散步休闲的好去处。

可是,从上世纪80年代末起,大量小企业、小作坊开始向跳磴河沿岸聚集,一大批小厂房如雨后春笋般密密麻麻占据了两岸的土地。

这些小企业、小作坊为了最大限度扩展自己的空间,纷纷用钢架和预制板、彩钢板在跳磴河河道上方搭建出悬空的厂房。预制板和彩钢板几乎将河面完全遮蔽,久而久之,跳磴河一些河段从地面上“消失”了。

“消失”的跳磴河成了预制板和彩钢板下的一条“暗河”,也成了沿岸工业企业、居民排放生产和生活废水的臭水沟。

周边居民为此怨声载道,这一现象也引起了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的关注。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于4月12日向重庆反馈督察意见时提出,重庆部分区县城区河流和河段存在黑臭水体、个别黑臭水体整治进度较为滞后,并要求跳磴河在今年年底实现基本消除黑臭。

1000多个排污口<

要如何才能消除经年累月的污染造成的黑臭,又如何才能恢复跳磴河的生态环境,让流水清清的跳磴河回到市民身边呢?

“要治理跳磴河,首先必须找出污染的根源。”桃花溪市政建设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森林是曾经被称为“重庆龙须沟”的桃花溪“蝶变”的亲历者。自今年年初接下了跳磴河整治工程这个“烫手山芋”后,张森林和他的团队就没有了周末和节假日。

经过实地查看、走访跳磴河沿岸和查阅资料,张森林和同事们发现,造成跳磴河污染的主要原因有:沿河建筑多,河道侵占严重;片区管网复杂,下排体系混乱;污水管网缺损严重,大量污水直排;还有大量生活垃圾随意倾倒至河道。

“九龙坡区段14.15公里,就有1000多个排污口,平均10米左右就有一个。”张森林介绍,加上河道被垃圾堵塞严重,河底淤积了大量底泥,跳磴河许多河段成了一潭死水。

“那时候河水又黑又臭,闻了隔夜饭都能吐出来。”75岁的景宗祥世居河畔,他这样向记者介绍。

分三期进行综合治理<

九龙坡区决定举全区之力,投入23亿元,分三期对跳磴河进行综合治理。

一期工程计划完成建设投资1.2亿元,主要工作为拆除侵占河道的建筑、新建管网和清淤,在今年底内基本消除跳磴河黑臭;二期工程计划2018年竣工,全面完成跳磴河综合治理;三期工程计划2020年竣工,恢复河道生态系统,形成长效管护机制,实现跳磴河“长治久清”。

“实际做起来,远比想象中困难。”张森林告诉重庆日报记者,该片区管网复杂、下排体系混乱,给新建和扩建管网造成了诸多困难。

张森林记得,在跳磴河华岩段施工时,挖掘机一下就挖断了原有污水管,污水喷涌而出,“直接原因是污水管网原建设方提供的图纸和实际情况严重不符。”

挖断了污水管,张森林和同事们只得用抽水泵将污水再抽入污水井,还要安排人员24小时值守。

从9月份开始施工至今,张森林和他的同事们一直都在夜以继日地工作,因为睡眠严重不足,很多人都有了一双“熊猫眼”。不仅如此,由于每天呆在河道里,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一股淤泥的腐臭味。

目前,跳磴河综合整治一期工程已经完成,张森林和同事们共清淤8600米,铺设管网3060米,拓宽河道1530米,新建步道6000米,完成了对沿河排污口污水的截污,并开始着手对河流两岸进行生态修复。

如今,跳磴河水体已不再黑臭。在跳磴河华岩段、恒景天园段等不少地方,茶余饭后到河畔散步、休闲的居民越来越多了。

( 编辑: 小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