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航370飞机搜寻已结束 但我知道飞机在哪里” ——专访澳海洋专家格里芬博士

2017年07月25日 22:46  来源:国际在线

导读:南半球的冬季寒冷多雨,澳大利亚海洋学家格里芬博士在位于塔斯马尼亚岛霍巴特市的CSIRO海洋实验室接受了记者专访。”  格里芬曾参与过多个海洋搜寻项目,但他认为这次任务最难忘,最具挑战性,也最令他全身心投入,因为MH370航班上也有澳大利亚人。

记者专访马航MH370搜寻专家格里芬博士

  格里芬博士展示他认定的马航MH370位置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李大勇、张齐智):澳大利亚交通安全管理局本月中旬曾对外表示,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机构(CSIRO)对2014年失踪的马航MH370客机进行的漂移模型研究获得了最新进展,认为该客机残骸位置有较大可能存在于南纬35度附近海域。

南半球的冬季寒冷多雨,澳大利亚海洋学家格里芬博士在位于塔斯马尼亚岛霍巴特市的CSIRO海洋实验室接受了记者专访。他率领团队追踪搜索MH370客机已长达三年之久。在提交给澳交通安全管理局的报告中,格里芬指出,由于此前马来西亚、中国和澳大利亚三国在南印度洋12万平方公里海域的搜索劳而无功,他们经过最新的洋流测试并深入分析数据后得出结论,飞机残骸位于南纬35度,也就是原搜寻区域以北。“2016年我们进行了洋流测试,当年年底我们就做出了飞机位于南纬35度的判断。当时,我们还是有点担心结论有错误。于是,我们又不断地检查验证数据,进行全面分析。我们现在非常确信,飞机就在那片海域的可能性很大。”

此前,调查人员根据MH370航班飞行的最后卫星数据,经过精密计算,在印度洋上空虚拟了一条称为“第七弧”的曲线,认定飞机应该是按照这个曲线沉入印度洋海底。早先的12万平方公里搜寻区域一直是集中在南纬39度至36度之间,但是没有任何发现。对此,格里芬认为,飞机是垂直坠落还是滑行后坠落未知,再加上洋流等因素,搜寻区域出现较大偏差可以理解。现在,他认为自己判断的位置之所以精确,是因为根据目前发现的飞机碎片的地点,沿着第七弧线进行漂流试验,反推飞机的坠落区域,结果发现所有的线索都指向南纬35度的海域。“经过电脑模拟试验以及对模拟器进行了几年的运行轨迹分析,再加上对比六块来自MH370飞机碎片的运动轨迹,我们确认飞机坠落于南纬35度的海域,因为只有在那里,模拟器的运动轨迹与真实碎片的轨迹相吻合。”

为了实地验证自己的结论,格里芬率领20多人的团队,从波音公司争取来一整块真实的飞机侧翼,将其切割出了一块类似在法属留尼汪岛找到的MH370残骸的形状。然后,科学家将试验品装上定位系统,将其放入洋流之中,进行海洋漂流测试。他们发现,真正的飞机残片会漂移得比较快,而且会向左漂移大约20度,如果排除这一误差,就会发现这块复制品的漂流的速度和方向,都符合真正残片在2015年7月漂流到留尼汪岛的情况。因此,格里芬博士相信自己终于锁定了飞机的位置。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由于搜寻工作已经停止,格里芬目前还暂时无法验证试验成果。即便在他确定的这片海域,搜寻面积也从1000到2.5万平方公里不等。当记者问他,“如果未来还有机会寻找飞机,可是在你划定的区域依旧找不到,那你该怎么办?”格里芬笑着说,他是科学家,不喜欢假设,他愿意用事实说话。“如果沿南纬35度搜寻了5000或10000平方公里,还没有找到飞机,那就要彻底搜寻整个2.5万平方公里了。这就是我们在报告里指出的,不能仅仅搜寻很小的一块水域。如果还是无法找到,我只能承认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我们也告诉了政府,如果要继续搜寻,将会非常耗费时间和精力。”

格里芬曾参与过多个海洋搜寻项目,但他认为这次任务最难忘,最具挑战性,也最令他全身心投入,因为MH370航班上也有澳大利亚人。遇难者家属曾表示,希望他继续找下去。当记者称赞他任务完成得不错,应该感到骄傲时,格里芬说:“非常感谢。但是,找不到飞机,我的工作就称不上完美。”

历时三年的海上搜寻尽管令人失望,但澳大利亚却得到了宝贵的收获,那就是一份详细的南印度洋深海地图。此次搜索所绘制地图的精细度是原有地图的15倍。该区域如今是全球所有海域中测量数据最全面的。科学家可以使用这些数据研究洋流和气候变化,预测海啸风险,深海打渔船也将从中获益。

( 编辑: 小娜 )
重庆相册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