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一茬,送一茬,她在乡村讲台一站三十年

2017年07月18日 09:38  来源:华龙网

导读:7月12日上午,赵秀兰老师这话一出口,泪水就涌上了眼眶。作为乡村教师,赵秀兰没有停留在教孩子们识文断字上,更关注着孩子们的内心成长。从1984年开始,30余年一路走来,赵秀兰一直坚守在寇家小学,坚守在乡村教育的第一线,如今她偶尔也会盘算一下自己的“退休计划”。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7月12日上午,赵秀兰老师这话一出口,泪水就涌上了眼眶。她急忙掩饰了一下,说,“一想到退休后将会离开校园、离开孩子们,就觉得心里酸酸的。”

从1984年高中毕业的年轻姑娘,到现在孙子都已经6岁的资深老教师,海兴县香坊乡寇家小学的赵老师,迎来一茬茬孩子,又送走一茬茬孩子,将自己的年华付诸三尺讲台……

从“农药抹头”到走上讲台<

赵秀兰七八岁时,农村卫生条件还很差,很多孩子头上都生虱子。她当时最要好的朋友小香的奶奶,想了一个自认为非常好的“灭虱办法”:把农药直接抹到小香的头上。这个办法差点要了小香的命。万幸的是,抹药那天,小香家正好来了一位当医生的亲戚,一看症状,立即采取措施并将小香送到医院抢救。小香活了下来,这件事也深深烙在年幼的赵秀兰的心中。

她说,那时心中恐惧和担心,是害怕失去自己最好的伙伴。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才慢慢意识到,没文化是造成危情的根源,才是最可怕的。

从那时起,这个农村姑娘就暗暗下定决心,要用自己的努力去改变这些,哪怕一己之力带来的改变是微不足道的。

赵秀兰说,当老师的念头源于自己的启蒙老师。“那时候没想过什么是理想,我的老师从心底爱着我们每一个孩子,走进我们的内心,启发我们,引领我们。每当看着老师,我就想,等我长大了,也当这样的老师。”

1984年,赵秀兰高中毕业了,在村小学当上了教师。她终于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把学来的知识传递给她教的农村孩子。

坚守的原因“是爱呀”<

30多年来,赵秀兰经历了中国乡村教育走过的酸甜苦辣。她和同事们曾连续9个月没发工资,那是中国乡村教育最为艰难的一段日子。可赵秀兰依然坚守三尺讲台,为什么?她说,那是因为她内心深处的一份热爱。

“是爱呀。”赵秀兰这样解释她这些年与孩子们一起经历的温暖故事。

2005年,11岁的小智(化名)家中突遭变故:父亲因脑溢血去世了。孩子一下子变得沉默寡言。赵秀兰觉得心疼,主动走到孩子身边,跟孩子谈心,帮孩子从心灵的阴影中走出来。平时,给孩子买些学习和生活用品;过节时,给孩子买身新衣服。一直到孩子随改嫁的母亲到了外地。

一个叫小浩(化名)的孩子,因为家人做生意而寄居在村里。小浩的父母每天忙生意,赵秀兰就主动接送小浩,坚持了整整5年。

还有一个叫小雅(化名)的孩子,因为身体患病,发病时手脚不能活动。赵秀兰就发动学生们一起来照顾小雅。其实,小雅很聪明,每次得到帮助时总是笑眯眯地说一声:“谢谢老师。”有时还会亲一亲赵秀兰的脸。赵秀兰说,很多年过去了,每当想起孩子亲她的脸,那甜蜜的感觉似乎还会涌上心头。

“惊心动魄”的时刻<

每个人的成长,在许多外人看来或许十分平静,但是没人知道平静表面下那涌动的暗流,甚至惊心动魄。

赵秀兰说,这也是身为教师格外需要注意的地方。也许因为一件事,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都会造成影响孩子多年的“心理风暴”。

作为乡村教师,赵秀兰没有停留在教孩子们识文断字上,更关注着孩子们的内心成长。

2006年,赵秀兰的班里来了一位特殊的学生。

这个学生名叫小明(化名),长得十分瘦小,而且说话有些口齿不清,自然引起了其他学生的注意。这也引起了赵秀兰的重视。她想,如果孩子在成长的重要阶段,感受到身边的嘲笑与恶意,很可能会产生自卑、封闭心理,甚至会导致性格异常、影响一生。而健康的孩子,如果不能得到积极引导,也会在嘲笑别人的缺陷中失去最为珍贵的同情心。

为解决这个问题,赵秀兰一直在寻找机会。

有一次在课上,赵秀兰让小明回答问题,他的发音果然引起全班哄笑。在这个“紧要关头”,赵秀兰没有批评或压制笑声,而是先表扬小明回答得特别好。随后,她说:“刚才同学们的笑声是对小明的鼓励和肯定,老师先谢谢你们!”接着,她因势利导,说,“同学们,让我们将你们刚才的笑声转化成掌声好不好?”刹那间,教室里掌声雷动。从那之后,班里再也没同学嘲笑小明了。其间,赵秀兰还特意帮小明矫正发音。到了2009年,小明在乡里的数学竞赛中取得了第一名的骄人成绩。孩子的爷爷特意找到赵秀兰说:“赵老师,孩子遇到你,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福气!”

赵老师的“退休计划”<

2003年,赵秀兰的身体亮起了“红灯”,当时浑身乏力,脚肿得厉害。可工作实在是离不开,直到肿到了膝盖,她才趁着周末去医院里检查,结果被诊断为肾病综合征。从沧州到天津往返奔波,在长达四年的治疗中,她始终没放下孩子们,只请了两个月假,然后就边吃药边教课了。

从1984年开始,30余年一路走来,赵秀兰一直坚守在寇家小学,坚守在乡村教育的第一线,如今她偶尔也会盘算一下自己的“退休计划”。其实,在她的计划里,主角还是孩子们。她说,她想在退休后成立一个爱心之家,给周边单亲、贫困家庭的孩子建立档案,然后再寻求社会爱心力量来帮助他们……

“其实每位乡村教师都是这样工作的,我只是他们中最普通的一个。”赵秀兰说,她更希望全社会更多关注教育,特别是乡村教育。

“教育不仅是学校的事,更离不开家长与社会。”赵秀兰说,现在不少家长存在一个认识误区,那就是觉得将孩子往学校里一送,就万事大吉了。她特意提到全社会应该更多关注乡村教育。她说,这些年来,农村教育有了很大的进步,但跟城市里的学校比起来,还是有不小的差距。再加上其他种种原因,农村生源不断减少。作为一名扎根乡村30余年的老师,她对此忧心忡忡,希望乡村学校能够得到更多的关注和扶持,让农村的孩子们也能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记者李家伟)

( 编辑: 小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