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阳伞下的身影

2017年07月18日 06:07  来源:华龙网

导读:每天上下班,拐过街角,总能见到一把大遮阳伞下的补鞋摊。”  突然我见到他身后放着一块小黑板,上面用粉笔写着:“下岗工人修鞋摊。”  望着他那沧桑的脸,棱角分明的皱纹,轻轻诉说的嘴,仿佛在和久已熟知的老伙伴倾诉委屈,又仿佛在自责。

英才培训学校程云海

每天上下班,拐过街角,总能见到一把大遮阳伞下的补鞋摊。风雨无阻,冬夏不变。

路过那里,随意地瞄上几眼。似乎手没闲过,眯着眼,一针一线地缝补。

夏天,爬山虎绿绿地攀在墙上,像一条无边无沿的大瀑布,阳光闪闪烁烁地在叶子上跳舞,风轻轻地抖动那把破旧的大遮阳伞,调皮地掀撩着他的衣角,他会眯着眼和来客交流,然后接过一双双鞋,目送着顾客远去……

一天,下着雨,道上行人不多。我撑伞从街口走过时,见他的鞋摊还在那,好奇地停下了脚步。雨从大遮阳伞上溅落下来,在他周围形成白泡沫一样的水流,和身后墙上的绿瀑布相呼应。一些水珠被风调皮地刮到他身上,后背和左臂都被溅湿了,他也不在意。

“师傅,这么糟的天,咋还出摊,雨都把您衣服浇湿了?”我坐在他身边的马扎上,斜背着伞和他聊天。

“搁家喝闷酒,还不如在这坐着,干点活,看看风景。自己一个人过日子,没意思,在这里和老顾客聊聊天,再说和这面墙,这个摊有感情了,一天不去,心里闹得慌!”

我脱下鞋递过去,他接到手:“啥毛病?”

“鞋后面系带松,不跟脚,帮我紧紧?”

他让我再把两只鞋穿上,弯腰用手比量一下,然后拿到手,随手递过一双拖鞋给我踩着。用锥子拆开连接处,剪掉一点,再用缝鞋机缝上。小剪刀贴根剪除线头:“好了。”

“多少钱?”

“这点小活,不要钱!”

“那多不好意思呀!”

“没事,常来,拉个主道。”

突然我见到他身后放着一块小黑板,上面用粉笔写着:“下岗工人修鞋摊。”

我指着小黑板问:“您以前是工人?”

“正宗皮鞋五厂技术工,幸亏当初有这门手艺,派上用场了。下岗也可以挣口饭吃。没奢望大富大贵,够吃够喝就好。”

望着他那沧桑的脸,棱角分明的皱纹,轻轻诉说的嘴,仿佛在和久已熟知的老伙伴倾诉委屈,又仿佛在自责。

风似乎小了,雨点在遮阳伞上敲击回应着,他的眼睛正有晶莹的液体溢动着……

透过遮阳伞望去,墙上的爬山虎正盛,一滴滴剔透的雨珠点缀其上,生机勃勃……

( 编辑: 小娜 )
底层广告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