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网易20年发展历程 透析互联网四大商业法则

2017年06月27日 13:34  来源:环球网

 

古龙在《多情剑客无情剑》中写道,“美人迟暮,英雄末路,都是世上最无可奈何的悲哀。”,这描述映射到互联网行业,就是再不可一世的公司也有生命周期。

从1994年中国接入全球互联网,到2016年中国成为全球网民最多的国家,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已经走过了20几个年头。在这20几年里,中国从一穷二白的状态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市场。

中国互联网这二十多年,历经门户为王、网游流行、搜索称王、网络文学崛起、电商兴盛、百团大战、在线视频混战、社交红利、O2O爆发、直播平台争雄、互联网金融热潮等等诸多机遇。

这期间,公司的兴衰不定。开心网、网际快车、易趣、雅虎中国、TOM、3721、酷6网、51.com、人人网等耳熟能详的名字泯然众人矣。“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二十年,不短不也不长,看饱了无数的兴亡故事。

二十年,各类不同的故事依旧陆续上演,很多东西都会改变。但其中不乏一些公司,如腾讯、网易等,他们挺过了生命周期的考验,愈加强大。

作为百亿美金市值以上最老牌的互联网企业,网易参与了中国互联网20年的变化,成为了中国互联网的变迁史的一个缩影。很多时候,历史总会是惊人的相似。当我们回望互联网20年的兴衰变迁,或许能从网易这家公司的发展历程中总结出一些互联网发展的普世商业法则,作为一些参考。

从用户出发:让网民上网更容易<

时光倒转20年。

97、98年,那是中国互联网创业的原始大风口,极客当道。那两年,惊动中央的ChinaByte正式开通。马化腾在华强北创业园创办腾讯。周鸿祎从新疆方正回到北京创业,成立中文网址网站“3721”。鲍岳桥、简晶、王建华联合创办中文网络游戏平台“联众”。

跌宕起伏的时代正在缓缓拉开序幕。70后一拨大佬,作为中国互联网第一代深度用户,理所应当地成为了时代的主角。作为最早的一批“触网者”,丁磊踩着时代的鼓点,早早跳到了舞台的中央。他在1995年南下广州,1997年成立网易。

早在1997年,互联网在中国还只是个新生事物,网民很少,网费很高。不少嗅觉敏锐的人看到了互联网的机会,但怎样盈利?没有人知道。

丁磊也同样迷茫。回顾网易创办的最初过程时,丁磊坦言,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公司未来该靠什么赚钱。唯一肯定的,是自己可以通过技术,让更多人享受到互联网带来的优质服务。

带着这样的期许,丁磊将公司取名为“网易”。让中国人上网变得更容易些,“网易”二字从此定下了这家企业往后20年的基调——用户导向,技术先行,带来更优质的产品体验。

网易成立之初,丁磊把资金和精力主要放在开发互联网应用软件上。通过对中国网民实际需要的考量,丁磊发现了Hotmail 的商机。Hotmail在美国异常火爆,网民可在网上免费收发电子邮件。丁磊认为,电子邮箱在国内一定有巨大的市场,因为在网上收发邮件实在太方便了,迅速、安全、节省成本。

说做就做。几个月后,丁磊和同伴开发出一套类似于Hotmail的“分布式免费邮件”系统,第一个中文电子邮件系统由此诞生,让丁磊赚到了第一个500万。

可以说,丁磊在业务选择上,是非常产品导向的。“多谈产品,少谈战略”,这或许是其早年软件开发中留下来的习惯,押宝电子邮箱便是丁磊这一生意经的体现。“丁磊骨子里喜欢小而美的生意,他做很多东西,都不是说先搭多大的架子,而是先考虑做用户喜欢的事情”。

而一款让用户喜欢,有长久生命力的产品,光做出来还远远不足够。

在免费邮箱推出的之后,网易每年在这款产品上要花费近6000万的设备购置费,好几千万带宽费,但从来没有放弃过,依然不断搜集用户意见,改进产品。尽管邮箱业务竞争激烈,同质化严重,但网易的用户增长还是比竞争对手要好得多,在数年中保持50%以上的市场占有率。

上一页12下一页

 

危机,也是转机<

用历史的视角回看当年的互联网浪潮,总能体会出一股时势造英雄的宿命色彩。

中国网民首次触网,对于用户所能提供基础服务的想象空间巨大。从某种程度上讲,不是王志东、张朝阳、丁磊创造了时代,而是时代成就了这些互联网的带头大佬。

当丁磊在7平米的办公室里,向各地电信部门出售电子邮件系统时,一定不会想到自己能倒腾出一家走向国际的大企业。

滚滚长江东逝水,风口淘尽英雄。如果说,从95年开始是中国互联网的蛮荒时代,创业者拼的是开垦荒地的速度和胆识,那么2000年一定是一道分水岭,在这之后比的就是耐力和判断力,外加一点点运气。

21世纪初的那两年,对谁来说都不太好过,互联网先驱们在开始商业化的这一波浪潮里都呛了水。腾讯在1999年前后找过深圳本地几乎所有的投资机构要钱,但无一能看懂。陈天桥的盛大虽然拿到中华网的钱,但很快被中华网礼送出去。

而情况最糟糕的,还是率先上市的网易。

2001年7月,全球互联网泡沫正式磨灭,纳斯达克指数从5000多点跌到1500点,市值蒸发2/3。网易受互联网泡沫影响,加之账面问题,遭遇停牌危机。

网易成了一家让投资人睡不着觉的公司,一块烫手的山芋。

所幸的是,丁磊并没有被困境打倒,在冷静地分析了市场之后,瞄准了两个用户驱动型业务——SP业务和网游。

SP业务是丁磊根据网民新需求,抓住的第一个机会。当年,刚成立不久的中国移动推出了一款无线增值业务:移动梦网,为踌躇的网易开辟了全新的盈利道路,有了一个喘息的机会。

而接踵而来的网络游戏大风口,则让网易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一飞冲天。

2001年底,《大话西游Online》问世,成为网络游戏中的闪光力作,并让网易快速跻身游戏巨头行列。2004年,网易推出《梦幻西游Online》,被认为是中国民族网游的标杆,更被玩家誉为“最好玩的网络游戏”。从2015年开始,《梦幻西游》、《热血传奇》等产品开始在榜单上持续霸榜,2016年还出现了《阴阳师》这样的现象级产品。

网易的转向在今天看来当然是再英明正确不过了。但丁磊把第一笔30万美元投入网络游戏的时候,谁都以为他疯了。当时有个比喻,丁磊做网络游戏,就好像苍蝇趴在玻璃窗上,看得见光明看不见前途。

但丁磊将自己用在邮箱上的产品哲学延展到了游戏上,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让网易游戏长久地拥有市场。

丁磊说过,“无论是端游还是手游,都还是产品为王,当然二三流的产品对渠道的依赖会大一点,好的产品最终还是要依靠产品品质来吸引用户长期使用和提高体验”。

网易游戏产品从一开始起就在如何吸引用户的问题上下功夫。打个比方,以《梦幻西游》为代表的网易西游题材游戏,就是对用户体验和娱乐心理进行了细致的考量,并借鉴周星驰文化的趣味,对西游故事进行的一种新诠释。而2016年推出的《阴阳师》,更是网易对游戏超过十年的理解和研发投入,开发过程接近20个月。

靠着纵深发展的精品路线,网易游戏峥嵘了近20年。

  “被认同”很重要<

挺过了退市风波,2006年,丁磊重新出任CEO,开启了网易的新征途。然而,之后的网易进入了一种“自顾自玩”的状态,背靠游戏业务充足的现金流,躲开了团购大战、视频大战、云盘大战……网易在所有领域做起来跟随者,很少看到所谓从0到1的创新。

从2010年开始,中国基于PC互联网的网民数量在环比增幅上,第一次开始下降,PC互联网的人口红利正式进入衰退期。互联网江湖巨变。那一年,张小龙向马化腾申请了微信这个项目;小米成立,雷军开始研发米聊;BAT概念越来越受媒体青睐。

新的世界正在打开,所有人都挤破头要抢占中心位置。而与此同时,网易似乎离舞台渐行渐远。

网易的员工曾经评价,丁老板的思维模式是“看准才下手”。在模式还没摸透或者是赢利前景不好的情况下,宁愿继续等。确实,先驱变先烈,向来是个大概率事件。一如创立了盛大创新院的陈天桥,用五年时间摸索了移动互联网几乎所有方向,依然毫无所成。就像丁磊自己所说,“我觉得‘立异’是个很危险的事情,尤其对于新公司来说,一不小心立异就把一家公司搞死了。”

但是,跟随不等同于复制,丁磊求的是“稳”,但不代表其没有远见。

在公司业务上,丁磊是具有相当的能力与前瞻性的。在1998年,丁磊就决定转做互联网服务。从“获利丰厚”的软件技术公司转为当时看来没有任何盈利前景的互联网公司,这对当时的丁磊和网易来说是个极大的变革,甚至导致了一些重要员工的流失。“丁磊在商业上很厉害,眼光很远大,很早就看到卖服务比卖技术好。”一位早期的创业者后来如此评价丁磊的“服务”转型。

3Q大战后,马化腾在给全体员工的一封内部邮件上说了一句话:“过去,我们总在思考什么是对的;但是现在,我们要更多地想一想什么是能被认同的。”丁磊在20年前便开始认识到了“被认同”的重要性,专注于技术和用户需求的结合,将业务的落脚点放在产品体验和每个用户的商业价值上。

网易被外界质疑慢的时候,丁磊也不过多解释什么,网易就是低着头,认真地做着自己认为正确的事。网易新闻,网易云音乐,有道云笔记,味央猪肉,网易考拉海购,网易严选等产品,未必个个都可以立刻赚钱,但都倾注了丁磊大量的心血。

丁磊曾说过:“做企业得真正的使命是什么?是通过你的创新和服务,获得消费者的认同。”近年来,网易产品开始更多地专注于提高人们生活质感,看重品质甚于商业化。

在对产品和用户的极致挖掘下,网易得到了“网易出品,必属精品”的美名。恰巧,消费升级来袭,新中产崛起,网易系产品的品质和态度与这一群体的调性不谋而合,受到新一轮的追捧——丁磊又一次不紧不慢地踩准了时机。

用情感与用户共鸣<

2016年,网易突然提速跻身300亿美元俱乐部,厚积薄发,成为了第四极。

游戏成绩依然抢眼。2017年第一季度数据显示,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107.35亿人民币,来自手游的净收入占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的73.3%。截至2017年2月20日,《阴阳师》全球下载量达2亿。网易云音乐、网易味央、网易考拉海购和网易严选等其他业务也大肆扩张。

网易算是强势回归了,丁磊也越来越愿意为自家产品站台,当起了网红段子手。不仅自嘲是“农民企业家”,甚至将网易云音乐账号ID改成了“网易UFO丁磊”。

“网易更像个做内容产业的公司,我们有一整套的产业链来给我们供应内容。” 现在看来,丁磊自己已经成了一个大IP,一个优质的内容源。在这位新晋网红大佬的带领下,网易的平台都被赋予了非常独特的特质,塑造了一个能够共鸣的空间,一个融合情感的平台。其电商平台让高性价比商品直接抵达客户,音乐平台是情感的表达和沟通的载体,这一点有巨大的吸引力。

毕竟,互联网落到最后只是工具,它的目的终究还是生意,还是要回归到关注用户上。工具和环境在变,但是人性的需求从来不会改变。读懂一类人,满足这类人的各种需求,与这群人实现情感上的联系,才是生意的长久之计。

而做产品、做用户体验,恰好是网易20年如一日在做的,最擅长的事情。

互联网变得很快,俯拾即是创新与超越。互联网又变得不快,其作为生意的一些法则从未改变。总结网易20年的成功秘诀,落到最后,还是对产品体验和服务质量的重视。马化腾说,当微信出来的时候,他心里才有一点安全感,不知道现在握了一手好牌的丁磊有没有安全感,是否有打到比赛最后的信心?

( 编辑: 小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