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资本等投资机构看衰美团 "互联网下半场"成伪命题?

2017年02月13日 11:43  来源:中国经济网

导读:颇有讽刺意味的是,曾经投资了美团并且“助力”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的高瓴资本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再次看衰美团,随后的昆仑万维的董事长周亚辉则直言:互联网下半场是伪命题。低调神秘的高瓴资本在投资界的地位仅次于红杉资本,曾投资过百度、腾讯、京东、滴滴、美团、

“2017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于2月8日正式拉开了帷幕,本次论坛以“经济转型与企业家创新”为主题,内容涉及“内容创业”、“海外投资”、“工业4.0”、“新国际化”、“大健康”、“互联网下半场”等。

自从美团的王兴去年提出了“互联网下半场”的理论之后,似乎就成了各种论坛的标配话题,然而,此次论坛的尴尬之处在于,似乎投资人在谈及投资理念和对创业者的建议的时候,矛头暗指美团,一致看衰美团。

颇有讽刺意味的是,曾经投资了美团并且“助力”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的高瓴资本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再次看衰美团,随后的昆仑万维的董事长周亚辉则直言:互联网下半场是伪命题。

高领资本再次看衰美团

最尴尬的是莫过于自己的投资人不再看好自己了,美团正经历这样的窘境,因为高瓴资本再次看衰美团了。

低调神秘的高瓴资本在投资界的地位仅次于红杉资本,曾投资过百度、腾讯、京东、滴滴、美团、去哪儿网等,是名副其实的互联网巨头背后的金主。

张磊称在寻找中国的“钢珠侠”。他说:“我印象非常深的是他是从商业模式来讲是不断创造价值,所以说我是做所谓的价值投资,价值投资中最重要的是不断创造价值。”张磊直言不讳地批评有些创业者的商业模式是投机取巧:“商业模式你送三公里,送五公里,你20公里起送我全程免运费,这种创造价值很明显在早期有一个窗口机会,窗口机会抓住了确实起到一个标杆作用,现在明显是不够的,我觉得科技创新要进入真正的深入的科技里面,即使是商业模式的创新也要思考是不是在不断创造价值。”

这种理念的转变也正解释了为何高瓴资本一再看衰现在的美团,因为美团外卖正是张磊所说的取巧的商业模式,而美团不可持续创造价值的商业模式则是高瓴资本看衰美团的本质原因。

高瓴资本在美团D轮融资时进入,彼时估值70亿美金,如今美团融资达到G轮,合并大众点评后的美团估值峰值达到180亿美金,此后下降至120亿美金。一年多估值翻倍,高瓴资本也算赚的盆满钵满,或许已经在双方合并时退出。

正如张磊指出的,美团就是属于早年抓住了窗口期的公司,但现在的商业模式已经不能创造价值,遭到投资人抛弃也是理所当然。

其实这已经是高瓴资本第二次看衰美团了,因为当初美团无奈选择与大众点评合并,关键的原因是当时高瓴资本放弃投资美团,导致美团彻底无缘新一轮融资。

据一位经常在美国负责投资的资深人士透露,其实当初美团在华尔街路演,并寻求新一轮融资的过程确实是真实的,当时一度接近达成了新融资的结果,但是最后,作为投资方之一的高瓴资本,最终放弃了美团的投资,也让王兴和美团始料未及,而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是,其他潜在投资方也随即跟美团说“拜拜”。一个多月之后,心高气傲王兴在寻求新融资屡屡碰壁之后,终于选择在谈判桌前接受包括腾讯、阿里在内的撮合,与大众点评合并。

周亚辉:互联网下半场是伪命题

另一位不看好美团的投资人是昆仑万维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周亚辉,他直言“互联网下半场”是伪命题,称应该是数字化革命的下半场更合适。

而“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是去年美团王兴提出来的,称美团点评做O2O也只做了很薄的一层,主要还是线上引流,也就是帮助商户做营销。以后得“互联网+”要做的是各个行业从上游到下游的产业互联网化,而是真正能够用互联网、用IT全面提升整个行业的效率。

不过,周亚辉认为数字化机会更多在供给侧,而非渠道侧。渠道侧的议价能力已经到了最高点。“举个例子,如果美团饿了么要涨价,海底捞鼎泰丰敢不敢不跟美团饿了么合作?答案很简单,他一定敢,因为品牌不愁客流,愁客流的不叫品牌。”

针对王兴所言的提升行业效率的问题,周亚辉认为这个阶段的重点不再是效率,而是创造和创意,共享经济要让位于共创经济,价格要让位于美好的事务和品牌。类似像维基百科,知乎这些价值会越来越大。大数据的作用是让人更好的做产品,创造产品,建立一套产品的正向反馈研发系统;而不只是用于营销,提高效率。一旦进入创意阶段,就如同iphone手机一样,一个好的产品会彻底摧毁所有为效率而工作的公司。

投资人一致不看好如今的美团,让处在资本寒冬的美团唯有自力更生,为盈利不惜一切代价谋求上市。倘若今年或者明年美团仍无法上市,就真的没有“下半场”了。

( 编辑: 小娜 )
底层广告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