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专区> 实时要闻> 新闻正文

四国机制:为阿富汗和平初建平台

2016年01月16日 09:07 来源:北京青年报 我要评论(0) | 打印
导读: 1月11日,中国、美国、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四国代表在伊斯兰堡举行闭门磋商,商讨如何促进阿富汗和平进程,推动这个战乱之国走向和平、和解、稳定和发展。美国不幸中的万幸是,阿富汗毗邻中国,一个正谋求与之建立新型伙伴关系,并乐意承担更多责任的新兴大国。

1月11日,中国、美国、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四国代表在伊斯兰堡举行闭门磋商,商讨如何促进阿富汗和平进程,推动这个战乱之国走向和平、和解、稳定和发展。这次会议标志四国机制正式出台,但是,四国机制最终发挥作用,关键在于说服塔利班武装参与和平进程,进而形成“四国五方机制”,而这将是非常艰难的使命。

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至今已进入第十五个年头,但是,它没有达到预期战略目的,既未消灭曾以阿富汗为大本营的“基地”组织,也未消灭为其提供庇护的塔利班,相反,付出大量军人和平民伤亡与巨大经济代价,最终又不得不面对这个强硬对手。而且,从反对谈判,不屑谈判,到愿意谈判乃至渴望谈判,美国的阿富汗政策完成了180度大逆转。美国渴望摆脱这个泥潭,但又不敢一走了之,因为它还要端着世界领导者的架子,模仿当年苏联彻底撒手阿富汗,将折损美国的国际信誉和霸主地位。

美国不幸中的万幸是,阿富汗毗邻中国,一个正谋求与之建立新型伙伴关系,并乐意承担更多责任的新兴大国。中国的参与将给阿富汗和谈增加强大的支撑和动力,也同样会让至今仍在以枪炮对话的参与方找到一道可靠的防波堤。中国和巴基斯坦一样,是与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都不曾产生过节的伙伴,却又有着后者不能给予的大国支持和保证。2014年加尼总统访华,中方承诺在4年内给予阿富汗20亿人民币的援助,大量中国投资公司也已参与阿富汗的经济重建。

中国同样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阿富汗。2014年7月中国设立阿富汗问题特使,这无疑向世界表明,中国不仅密切关注邻国阿富汗在美国大规模撤军后的发展,更要切实发挥作用,帮助这个积重难返的友邦浴火重生。中国有自己的处世哲学和智慧,也有中国鲜明而连贯的原则,即使携手美国搭建四国机制,也体现中国的阿富汗和平观,主张“阿人治阿”,支持“阿人主导,阿人所有”。换言之,即便积极参与斡旋,不强人所难,不喧宾夺主,只种树浇水,不掠人之美。

中国强调的原则,也是阿富汗和解进程薄弱基础与艰难环境的必然,因为是战是和最终不取决于中美巴三国的意志,而取决于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一国双方的实力和意愿。就目前而言,困难重重,举步艰难,尽管此次会谈四方重申将落实去年阿富汗问题伊斯坦布尔进程第五次外长会议所达共识,但良好的开端绝非成功的一半,因为塔利班还没有真正做好上桌谈判的准备,甚至还缺乏参与和平谈判的诚意。

塔利班的要价不谓不高,谈判的前提是外国军队必须撤离阿富汗,这意味着留守在阿富汗的1.25万美国和北约军人将是谈判顺利展开的第一障碍。但是,阿富汗数量庞大但战力羸弱的政府军,恐怕无力抵挡塔利班的军事较量而失去眼下略占上风的谈判资本。2015年笼罩阿富汗的血腥恐怖袭击,以及塔利班逐步扩大的控制区表明,它正在通过军事实力争取政治筹码。即便塔利班无力变天,但它摊在谈判桌上的苛刻条件,随时可能导致和平进程夭折,其中一个关键的悬念是,未来有塔利班参与管理的阿富汗究竟是以当代政治和法律体系治理,还是像过去那样靠古兰经和教法统治?这也许是和平进程最大甚至终极挑战。

与和平进程并行或曰同样重要的难题是,阿富汗经济的康复与良性发展。如果落后的经济依然凋敝不兴倚重毒品,塔利班不仅将拥有源源不断的资金和装备,也必然因为可以提供就业与收入而吸引更多兵员。因此,促使塔利班放下武器、弃绝暴力并选择和平谈判,除提供包容性和解方案外,必须保持军事优势和经济活力,进而让塔利班和阿富汗国民都认识到,塔利班式统治已成镜花水月,不能再来。实现这一目标,不仅依靠直接参与当前机制的四国,更是需要整个国际社会的全力支持和帮衬。

原本贫瘠的阿富汗已饱受半个世纪战乱反复摧残,迫切需要在和平的阳光下休养生息。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而言,阿富汗也是无法绕过的一道大坎,更是不能放弃的好兄弟、好邻居。参与四方机制,推动阿富汗和平进程,最终获益的不仅是阿富汗各方和人民,也包括中国和周边国家及其人民。(马晓霖)

( 编辑: 小娜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