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鲁争议海域捕捞纠纷案“罗生门”:处罚盗捕还是敲诈勒索?

2018年08月11日 08:0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导读:新京报记者王煜摄江苏连云港前岛公司的工作人员在争议海域拍摄到的山东籍渔船。受访者供图2018年7月29日,开庭第五天,江苏连云港前岛水产养殖公司(下文简称前岛公司)相关人员涉敲诈勒索罪一案,仍然停留在控辩双方激辩阶段。

苏鲁争议海域捕捞纠纷案“罗生门”:处罚盗捕还是敲诈勒索?

点击进入下一页

前岛公司“海上保安队”用于护渔的船只。新京报记者 王煜 摄

点击进入下一页

前岛公司持有的前三岛海域使用权证。新京报记者 王煜 摄

点击进入下一页

  江苏连云港前岛公司的工作人员在争议海域拍摄到的山东籍渔船。受访者供图

2018年7月29日,开庭第五天,江苏连云港前岛水产养殖公司(下文简称前岛公司)相关人员涉敲诈勒索罪一案,仍然停留在控辩双方激辩阶段。

前岛公司由大连商人从云鹏在江苏连云港成立,从事高端海珍品养殖。2012年7月31日成立后,陆续获得连云港海洋、渔政部门颁发的海域使用权证和养殖许可证,并对苏鲁交界处的前三岛海域进行投苗。按照前岛公司的说法,为防止附近渔民偷捕,公司成立“海上保安队”,对存在盗窃行为的渔船进行驱赶,并对已有所收获的渔船索赔。

2017年4月6日,前岛公司保安人员对一艘进入公司承包海域捕捞的山东日照籍渔船进行登船警告时,与对方发生冲突。此后,包括从云鹏等在内的10人被山东日照警方控制。警方称,前岛公司在从云鹏的授意下,对进入养殖区的渔船进行非法扣押索赔,“自2016年4月份以来,共有28艘次渔船、货轮被其非法扣押,敲诈勒索人民币112万元。”案件于2018年2月11日移交起诉,并于7月25日首次在日照市岚山区人民法院开庭。

前岛公司案背后,是江苏和山东两省对于前三岛海域归属问题的长期争议,由于苏鲁海域勘界尚未完成,双方各自宣称对前三岛海域拥有控制权,并各自发放捕捞许可证。与此同时,两省养殖企业、渔民在这一海域纠纷冲突不断。

法律专家指出,前岛公司一案,暴露出企业在实现海洋产权时面临的困境。由于距离岸边较远,海洋执法成本高昂,不少海上经营纠纷以当事双方私了的方式解决,留下隐患。

因海上捕捞起纠纷

2017年4月6日,多云,苏鲁交界处的黄海前三岛海域波澜不惊。这是一处位于山东日照以南,江苏连云港以北的海域,由达山岛、平岛、车牛山岛三座岛屿得名,位于东经119度、北纬34-35度之间,总面积0.321平方公里。

这天上午,距离海岸40公里处的车牛山岛附近海面,出现一支总数超过20艘渔船组成的“船队”。部分船头的编号显示,这些渔船来自海域北面的山东省日照市岚山区。“船队”在车牛山岛一带抛锚,下网,身穿潜水设备的蛙人跳入大海。正是海货丰收的季节,这些蛙人的目标,是海底成熟的海参和鲍鱼。

正在附近海域的一艘护渔船发现了这支船队。护渔船隶属于江苏省连云港前岛水产养殖有限公司,是后者聘请的海上看护人员。

在连云港前岛公司看来,车牛山海域是前岛公司的海珍品养殖区范围,山东籍渔船未经许可的捕捞行为,是一种偷盗。据此,前岛公司看护人员通过高音喇叭,要求山东籍船队离开,对方并未予以理会。随后,前岛公司人员驾驶快艇靠近其中一艘山东籍渔船,4人登船进行警告。

一段现场视频画面显示,在前岛公司4人登船后,编号鲁岚渔61701的渔船上,从船舱走出几名年轻男子。在随后的交涉中,双方发生冲突。

关于冲突的过程,双方表述不一。前岛公司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的报告显示,4名隶属于前岛公司的保安上船后,原本只应有四五名船员的捕捞船上,走出十多人,手持铁棍、木棒、刀具等器械,其中一人用刀架在一名前岛公司保安的脖子上问,“(你们)是为哪里看海?”,当被告知是江苏连云港企业雇用的保安人员后,对方“用对讲机将十几艘渔船召集过来”,并对前岛公司保安实施殴打。

新京报记者从连云港市连云区海洋局获悉,2017年4月7日下午,连云区接到前岛公司总经理王建国报告称,4月1日到6日,山东日照岚山方向有几十条渔船,每天陆续进入前岛公司车牛山岛海珍品养殖区域内偷捕海参和鲍鱼,“偷捕范围均在前岛公司承包的养殖海域内”。4月6日,前岛公司养殖海域看护人员对上述船只进行驱赶,但对方船只置之不理,仍继续捕捞。看护人员登船警告,登船后发现,对方船舱内人员众多且持有棍棒,最终有4名人员被强行带走。

不过,山东省日照市岚山边防派出所提供的信息显示,在山东籍渔民的口中,事件存在另一个版本。事发后,一名王姓山东籍渔民向警方报案称,2017年4月6日,其与同事驾驶渔船,在前三岛海域潜水挖野生“江瑶贝”时,从南侧海域驶来两艘快艇,乘坐20余人,手持镐把、弹弓等械具。其中一艘快艇靠上渔船,4名手持镐把的青年登船,威胁船员,企图控制船只,但被渔民反制。

冲突的结果是,4名前岛公司的保安人员,被分散到“鲁岚渔61701”和“鲁岚渔61702”两艘渔船,带回前三岛海域北岸的山东省日照市岚山渔港。

现场画面显示,山东籍渔船靠岸时,岚山边防派出所的警官已经在渔港等候,随后,前岛公司上述人员被警方带走。

事发当天,前岛公司保安队负责人王世龙前往交涉,被日照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等扣押。

由于事件涉及两个省份,前岛公司向连云港市及连云区政府提出协调请求。接报后,连云区政府派出包括连云区海洋局、前三岛乡、连岛街道等单位在内的5名工作人员,以及前岛公司总经理王建国,在4月8日上午,赶赴山东日照进行协调,未有结果。

4月14日,连云港公安、边防、海警等部门再一次前往日照协调会商,依然没有实质性结果。随着日照警方调查的深入,包括前岛公司负责人从云鹏、总经理王建国等在内的5人,均因这起纠纷被控制。

偷捕与“海上保安队”

2017年6月13日,日照市岚山警方发布前岛公司一案调查结果称,警方查明,连云港前岛水产养殖有限公司自2012年成立起,“披着合法招商引资企业的外衣,纠集刑满释放和社会闲散人员,组建‘海上保安队’。”

警方称,“(前岛公司)‘海上保安队’驾乘渔船、快艇,携带镐把、钢管、弹弓等工具,在鲁苏交界争议海域流窜,称该海域是其公司承包的养殖区,以过往或作业渔船给其造成损失为名,采取威胁、打骂等方式,要挟逼迫目标渔船驶进其指定的码头,非法扣押,并以索要罚款、保证金为名实施敲诈勒索犯罪”。

按照日照岚山警方说法,岚山区共有20余艘渔船遭到前岛公司“海上保安队”非法扣押,并受到敲诈勒索。

对于前岛公司的驱赶行为,以及“海上保安队”的定性,江苏连云港方面提出不同意见。

新京报记者从连云区海洋局确认,连云港前岛水产养殖有限公司是2012年连云区招商引资企业,主要业务是海珍品养殖,公司成立于2012年7月,注册资金1088万元。

前岛公司创办人从云鹏的弟弟从振华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一家来自辽宁大连,家中兄妹三人,从云鹏是大哥,今年47岁。在此之前,从云鹏曾在大连从事房地产投资。在河北沿海地区投资海珍品养殖产业时,从云鹏发现,位于苏鲁交界处的黄海前三岛海域水文气候适宜海参、鲍鱼等养殖,于是在连云港当地政府的协调下,从云鹏被以招商引资的名义引入江苏。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工商文件显示,前岛公司成立于2012年7月31日。2013年10月24日,前岛公司第一次向连云港市连云区渔政监督大队提出鲍鱼苗种投放申请,至2014年5月5日,前岛公司先后在前三岛海域八次投放海参、鲍鱼苗,总价值约5994.9万元。

从振华介绍,前岛公司主做高档海珍品,投放的海参平均生长周期在4年左右,按测算应在2017年中进行海参捕捞。此外,公司另外养殖了一些生长周期较短的扇贝等海产品。

按照从振华的说法,前岛公司进入前三岛海域后不久,便遭遇来自周边渔民的偷捕行为,导致公司出现一定的经济损失。偷捕行为包括下网捕捞,以及蛙人潜水摘获等。

2013年3月15日,前岛公司向连云港海州湾船业订购6艘护渔船,裸船总价值近900万元。造船合同显示,前岛公司的护渔船单艘总长37米,宽6.28米。护渔船下水后,前岛公司与山东临沂一家保安公司建立联系,由后者招募护渔人员,负责养殖区域的保安工作。

连云港市前三岛乡乡长张长春介绍,前三岛海域离岸边较远,渔船往返要8个小时,快艇也需4个小时。由于海洋执法成本高昂,加上海上巡逻能力较弱,如果企业发现偷盗行为后报警,海警在接警后赶到事发海域,最快要三个小时,因此一些企业会自行雇用看护人员,对养殖区域进行巡逻。

一名连云港沿海渔民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沿海海域多被企业承包,一些小渔船会铤而走险进行偷捕,养殖企业也会自行组建护渔船队。当发现偷捕现象后,企业护渔人员会进行驱逐,如果偷捕船只已有收获,一些看护人员还会登船,要求对方“罚款”。“罚款从几千到几万不等,基本上跟偷捕的海产品价格相当,差不多就是对企业的损失进行补偿。”

按照上述渔民的说法,类似海上纠纷,通常以私下解决为主,除非严重纠纷,海警的态度基本是鼓励双方自行协商,或者靠岸后处理。也正因为此,偷捕的渔民往往成群结队,组成船队集体作业。“到养殖区下网的利润很高,几个小时就能捞到上万元的海产品”。

从振华说,前岛公司聘请保安人员是为保护养殖区域,是正常的企业自卫行为,没有敲诈勒索的动机,向盗捕渔民索取的“罚款”,也仅与其盗窃海货价值相当,是一种“赔偿”,“公司前后总投资超过1亿元,说为了敲诈渔民的罚款,这是根本犯不上的。”

管辖权之争

前岛公司一案,由山东省日照市公安局岚山分局侦查终结,于2017年8月12日移送审查起诉。此后,检方先后于当年9月27日、12月11日两次退回补充侦查,并三次延长审查起诉期限。

2018年2月11日,日照市岚山区检察院对包括前岛公司法定代表人从云鹏、总经理王建国等10人,以涉嫌敲诈勒索罪提起公诉。

日照检方指控,前岛公司成立“海上保安队”,在从云鹏的授意下,对进入养殖区的渔船进行非法扣押索赔,“自2016年4月份以来,共有28艘次渔船、货轮被其非法扣押,敲诈勒索人民币112万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日照检方的起诉书中,列出自2016年4月底至2017年4月6日,“海上保安队”与日照渔民的11次冲突。此外,检方移交法院的证据,仅有警方的破案经过,以及涉案人员口供,并无任何物证。

案件于2018年7月24日,在日照市岚山区法院首次开庭。庭审中,案件管辖权、事发海域归属问题以及山东籍渔船捕捞行为是否合法等问题成为焦点。

前岛公司提出,其自2012年承包前三岛海域的海域使用证,对于涉事海域具有合法养殖权和捕捞权。

新京报记者看到,国家海洋局印制的编号2015D32070305905号《海域使用权证书》显示,车牛山岛附近海域,共计392.7公顷宗海,海域使用权人为连云港前岛水产养殖有限公司,使用日期截至2018年8月31日。

连云港市连云区海洋局一名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开展海洋捕捞作业,不仅需要持有合法的海域使用权证,还需要获得海洋渔业部门颁发的捕捞许可证,明确作业区域,“前三岛海域是江苏管辖范围,山东的渔船不可能获得江苏连云港颁发的捕捞证,所以是非法捕捞。”

上述负责人指出,根据公安部边防管理局《关于划定公安边防海警执法办案管辖海域范围的通知》,事发海域位于北纬35度05分以南,属于江苏管辖海域。

关于前岛公司组建“海上保安队”的行为,公诉方则提出,前岛公司安保人员多为社会闲散人员,且有犯罪前科,对渔民以实施恐吓等方式获取钱财,其行为应当认定为敲诈勒索。

新京报记者获悉,庭审持续超过4天,目前仍未有判决结果。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仝宗锦提出,前岛公司一案的背后,是当前由于执法成本高昂等原因,企业在海洋领域实现其海洋产权面临困境,“包括要报警,可能面临海警没有办法出警的实际状况,企业会面临产权实现和权益维护的难题。”

谁的前三岛?

前岛公司所涉案件背后,是江苏和山东两省对于前三岛海域的持久争议。新京报记者从连云区政府获悉,前三岛地区曾长期为军管区域,由连云港警备区守备二团一营驻军。1992年12月20日,前三岛撤军,移交武警边防部门。与此同时,武警江苏总队组建武警连云港市前三岛边防大队,下设车牛山岛、达山岛、平岛三个边防派出所。

目前,前三岛由江苏省实际控制,但山东省同时宣称对这一区域拥有管理权。山东省日照市岚山区,与江苏省连云港市连云区均下设前三岛乡,行政区域基本重合。

《山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同意设立日照市前三岛乡的批复》显示,1992年12月19日,山东省设立前三岛乡。几乎与此同时,江苏连云港将前三岛列入“海上苏北”建设规划,同样组建前三岛乡。

归属不明的海域,导致双方渔民各自认为享有对前三岛附近海域的捕捞权,并时常引发冲突。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日照市岚山警方在通过山东当地媒体发布的案件通报中承认,事发海域属于“苏鲁争议海域”。

连云区海洋局一名负责人说,长期悬而未决的苏鲁海上边界问题,是导致前岛公司为代表的江苏养殖企业,与山东渔民矛盾激化的重要原因。

早在1997年4月26日,两省渔政管理部门就曾在前三岛海域发生冲突。新京报记者从连云港渔政部门获悉,当年,山东日照渔政部门给部分企业颁发前三岛海域的养殖许可证,连云港渔政部门以前三岛属江苏省管辖为由,对涉事企业的设备进行强制拆除,在这一过程中,与山东日照渔政部门和部分企业人员发生冲突,一名连云港渔政人员被打伤。

这一冲突一度颇受关注,被称为“4·26事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仝宗锦介绍,事件发生后,山东省政府安排海洋、公安、民政厅部门组成调查组,认定冲突造成日照养殖企业3200亩养殖扇贝受到破坏,经济损失达七千万元。

事发后,涉事三家养殖企业向日照市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法院确认连云港渔政监督管理站的拆除行为违法,并赔偿经济损失。此后,连云港方面多次提出管辖异议,均被山东省高院驳回。

日照市中院一名工作人员介绍,案件审理过程中,江苏省高院向最高法提出管辖权异议,导致最高法要求日照市中院暂停审理,再未重启,案件至此成为“悬案”。

值得注意的是,2002年2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开展勘定省县两级海域行政区域界线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其中,苏鲁边界海域勘界问题被明确提出,并强调在勘定界线前,各地“不得挑起海域争议;对已存在争议的,当地政府要采取有效措施防止事态扩大;对借机挑起事端、干扰海域勘界工作的,要依法严肃处理”。

新京报记者从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海域和海岛管理处获悉,包括前三岛海域在内的苏鲁边界海域勘界工作,至今仍未完成。

目前仍未妥善解决的“4·26事件”,为两地争夺前三岛埋下伏笔。《日照日报》2016年12月30日报道,日照当地将投资4亿元,重点经营前三岛海域深海垂钓,开发观光航线。2015年12月,连云港市委在《关于制定连云港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一文中提出,要“加快前三岛、秦山岛等旅游资源开发”。

民间则不断有人提出两省“合作开发前三岛”的设想。曾任连云港市海洋与水产科学研究所所长黄猛撰文指出,从国家全局和长远利益着眼,考虑海区特点,可建设前三岛渔业生态园(区)作为国家自然保护区,由国家统管,地方配合,“实行合理分工,统一执法,联合经营,效益共享”。

苏鲁未勘界海域之争,对前三岛地区的渔业产生长久负面影响。新京报记者从连云港警方获悉,就在2017年底,山东日照一家企业在获得日照方面授权后,在前三岛争议海域修筑灯塔等设施,被警方拆除,企业相关负责人也一并被控制,目前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

新京报记者 王煜 江苏连云港、山东日照报道

( 编辑: 小娜 )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重庆手机台”的所有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或经授权使用重庆广电集团(集团)各频道节目,版权及相关权利属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经本网授权使用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重庆手机台”。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重庆手机台、掌上重庆移动终端未标有“来源: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重庆手机台”或其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权利人与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本网将依法处理。本网联系电话:67544615

底层广告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