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亲死缓犯:人生更圆满 望早点出去照顾母亲

2017年12月19日 09:26  来源:中国网

导读:昨天,司法部指挥中心,记者通过远程视频采访了事件当事人、罪犯郑江。司法部引领的特殊寻亲,帮福建一名死缓犯人郑江找到了家人,若符合条件有望回家过年11月28日,司法部官方公号发布消息称,福建一名死缓犯人郑江近来总是梦到儿时被拐卖,于是让民警帮他寻找亲生父母。

昨天,司法部指挥中心,记者通过远程视频采访了事件当事人、罪犯郑江(化名)。司法部供图

司法部引领的特殊寻亲,帮福建一名死缓犯人郑江找到了家人,若符合条件有望回家过年<

寻亲死缓犯:希望早点儿出去照顾母亲<

近日,由司法部官方公号发布、媒体跟进报道的“福建监狱帮罪犯寻亲”一事引发了巨大反响。昨天,在司法部19楼指挥中心,记者通过远程视频采访了事件当事人、罪犯郑江及福建监狱相关负责人。

11月28日,司法部官方公号发布消息称,福建一名死缓犯人郑江(化名)近来总是梦到儿时被拐卖,于是让民警帮他寻找亲生父母。而在前期了解相关情况的基础上,监狱方面真的行动了起来。这一消息发布后,不少力量加入了帮罪犯寻亲的队伍。12月12日,DNA鉴定结果确认郑江30年前从贵州被拐,并帮他寻找到了家人。

昨天,司法部第一次通过远程视频的方式,组织记者与监狱连线。透过高清屏幕记者看到,郑江身穿毛衣和囚衣,面对镜头显得有些紧张,在谈及寻亲经过和与亲生母亲、姐姐的会见时,已在狱中服刑11年的他不禁哽咽,掉下了眼泪。

一场由司法部引领的特殊寻亲

从11月28日起,司法部官方微信公号就全程发布、跟进了帮罪犯郑江寻亲一事。12月14日,司法部又通过视频呈现了福建龙岩监狱为郑江举办的寻亲会。

据司法部官方公号负责人杨新顺介绍,11月27日,他从司法部的筹稿邮箱中收到一封邮件,大概内容是福建龙岩监狱一名服刑人员认为自己是被拐卖的,希望监狱帮他寻找父母。

在确定这是一条非常好的线索之后,他与邮箱中留下的联系方式进行了联络,同时还与福建监狱方面进行核实,并确定了发布方案。

“司法部官微想要尽量扩大影响力,希望让更广大的公众提供线索。”杨新顺说。

当天,司法部公号就推出了寻亲报道,同时也与福建监狱方面商量接下来的寻亲行动,包括到郑江老家寻找证据、进行DNA鉴定、利用公安部相关平台和今日头条寻亲平台进行追踪。

“DNA检测需要时间,我们当时计划的是如果不成功就继续推动寻亲计划;如果能够成功的话,我们计划在认亲当天做一个直播,但是在征求了郑江和家属意愿之后没有进行。”杨新顺说,直播虽然没有进行,但是这场由司法部引领的特殊寻亲取得了成功。

下一步将重点关注郑江心理状态

福建省龙岩监狱九分监区管教陈林彬是郑江的管教民警,在帮助郑江寻亲的过程中,他不仅在最初与郑江做了大量沟通工作,之后还去郑江老家核实调查。

昨天,陈林彬告诉记者,今年34岁的郑江因故意伤害罪被判死缓,从2006年开始进监服刑。“之前表现还可以,但从今年年初开始状态就不对,基本就是魂不守舍,劳动改造时经常开小差,时常因为一些小事情跟同舍的狱友发生争吵。我就开始跟他谈话,但是刚开始的时候他比较抵触,不愿意说心里话,后来反复很多次,他才开始说这个事情,跟他谈完之后我就找到了领导汇报此事。”

记者从福建龙岩监狱方面了解到,郑江服刑11年来,其家属只来会见过一次。每个月的监狱亲情会见日时,看到别的犯人有家属前来探望,郑江总会一个人坐在角落发呆,性格也变得比较孤僻。

据陈林彬观察,在找到亲人并且认亲之后,郑江变得自信多了,跟同舍的狱友聊天也变得有说有笑了。因为郑江30多年没见母亲和姐姐,陈林彬说,下一步将重点关注郑江的心理状态,尽量帮他多与家人联系,介绍他在狱中的表现和刑期的状态等。

评估符合条件可离监回家过年

昨天,福建省监狱管理局局长李杰鹏介绍,福建监狱推行离监探亲和特许离监探亲制度,今年春节准备实施一批。“将根据条件对罪犯进行评估,如果郑江符合条件,他也可以离监回家过年。”

此外,福建省监狱局也在建设基于互联网平台的远程视频通讯系统,系统目前已进入评审环节,待建成之后,像郑江的母亲这样,即便在贵州老家,也可以通过视频与狱中的郑江通话。

帮助郑江寻亲是个案,今后面对犯人提出的特殊需求,监狱方面要如何解决?福建龙岩监狱局监狱长陈庆荣回应说,对于犯人的合理要求,监狱方面都将根据司法部和福建省委的部署尽力落实实现,“只要对罪犯教育改造、今后回归社会有积极作用,都会尽力去做应该由我们做的事情”。

昨天,司法部监狱管理局局长王进义通过远程视频看到了郑江,他鼓励郑江平复心情、安心改造,有空的时候多给生母和养父母写信。他还说,帮郑江寻亲是一起个案,但个案背后能够看出监狱民警耐心细致的工作作风,“近些年来,全国各地监狱有很多有益的尝试和探索,希望这些做法能在全国更广泛地推广”。

■ 对话

“寻亲有了消息每晚都睡不着”

近日,“福建监狱帮罪犯寻亲”一事引发了巨大反响。昨天,在司法部指挥中心,记者通过远程视频采访了事件当事人、罪犯郑江。

郑江(化名) 福建龙岩监狱一名死缓犯人,寻亲事件的主角

年龄越大越想念父母

新京报:为什么会有寻找亲生父母的想法?

郑江:当初年纪小的时候,我自己也不确定是被拐卖的,但是慢慢长大,经常会做被拐卖的梦。随着年龄增大,越来越想念自己的父母,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我就抱着一种试试看的心理,跟监狱民警说了这件事,年纪大了确实有些东西自己想知道,最后没想到监狱的领导和民警真的帮我实现了这个愿望。

新京报:当时想过监狱会帮你寻亲,并且真的能找到亲生父母吗?

郑江:其实作为服刑人员,本身就有一种自卑心理,有时候感觉我跟监狱提出要求不一定会实现。但说实话,如果这次我不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就真的不会有这个机会。

寻亲过程“都很忐忑”

新京报:在寻亲的过程中,你有什么想法?有没有想过如果找不到会怎样?

郑江:今年年初,我的管教陈林彬找我聊天,当时我就比较抗拒,他一直做我的工作,后来我跟他说了这件事,他说可以帮我试一下,但是需要请示领导后再做安排。(这个过程中)心情很复杂,当时也不懂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那段时间,我每天打听有没有进展,整个人都很忐忑。

特别是知道(寻亲)有了消息之后,那段时间,我晚上都睡不着觉,体重瘦了近10斤。

新京报:在DNA比对成功后,福建龙岩监狱安排了认亲会。你之前有没有想过,见到家人要说些什么?

郑江:想了很多见面的时候应该说什么,但是真正见了之后什么都讲不出来,只有流泪。

希望好好改造早点出去

新京报:现在寻亲成功,见到了亲生母亲和姐姐。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郑江:意味着,自己的人生圆满了很多,知道了自己的出处,也给家人一个答复。他们这么多年来那么辛苦,但是一直没有放弃寻找我。

新京报:现在是什么心情呢?

郑江:心情很复杂,也非常欣慰,希望能好好改造,早点儿出去。我特别想说的是,希望我母亲(哽咽),能多给我一点时间,等我出去可以照顾照顾她、孝顺她。

新京报:同监舍的狱友知道这件事吗?他们什么反应?

郑江:他们也都替我高兴,有的人问一下,我也会跟他们讲,毕竟是个好事情,大家都很高兴。

( 编辑: 小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