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视利剑》首次披露辽宁贿选细节:送金条送美元

2017年09月08日 07:49  来源:南方网

导读:2016年中央巡视组对辽宁开展“回头看”,王珉被列为重点关注对象。据介绍,2014年3月,中央第五巡视组在天津巡视期间,收到群众来信来电来访1万多件次,其中大量内容涉及武长顺。

2016年中央巡视组对辽宁开展“回头看”,王珉被列为重点关注对象。 央视截图

  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央视截图

南都讯 9月7日,央视播出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第一集《利剑高悬》,片中首次曝光多起案件巡视细节。比如在辽宁贿选案中,送金条送美元,连秘书汇报选举不正常王珉都不管;天津“武爷”武长顺落马前还用粉碎机清理证据,召开高管会称“中央要查我”。

焦点1<

王珉曾千方百计打听巡视组动向<

亲自出面替数名企业老板打招呼<

《巡视利剑》专题片第一集首次曝光了两次巡视查出辽宁拉票贿选案的诸多细节:时任辽宁省委书记的王珉千方百计打听巡视组动向、对中央提出调查整改的要求“走过场”;亲自出面替数名企业老板打招呼,帮助他们获得提名;对选举中的问题放任不管,导致全省拉票贿选行为像瘟疫一样恶性蔓延……

“我现在想想,不光是极端的不负责任,简直是拿我自己的政治生命开玩笑。”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面对镜头如此说道。

“只想不要被查到,<

只要能捂住事情就能混过去”<

2009年到2015年间,王珉担任辽宁省委书记,辽宁拉票贿选案正是发生在他主政期间。辽宁省委换届、省人大常委会换届、全国人大代表换届这三次选举中,连续出现违规提名、身份造假、拉票贿选。

作为省委书记,王珉对选举中的问题心知肚明,因此,当2014年中央巡视组第一次巡视辽宁时,王珉深感不安。“对巡视组有担心,也是千方百计地打听,叫他们把巡视组的一些动向,找一些什么人谈话,比如说他们派人到大连去了,他们派人到鞍山去了,是不是调查王阳的情况。”

在中央巡视组发现选举存在严重问题,并要求辽宁省委对选举问题进行调查和整改后,王珉则认为“自己就算过关了”,对中央的要求只是走了走过场。“只是想不要被查到,盖子不要揭开,只要能捂住,这个事情是能混过去的。”

专题片透露,实际上,辽宁省对问题根本没有展开调查,贿选官员和人大代表也无一被追责。“我想从政治上考虑不会抓一个省的,只会抓一个地级市的,抓一个县级市的。”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王珉自认为中央不会再对辽宁的问题较真。

秘书汇报选举不正常<

王珉都不管<

2016年中央巡视首次开展“回头看”,把辽宁作为四个“回头看”的省份之一,王珉也被列为重点关注对象。

在查阅资料中,巡视组发现了指向王珉和选举乱象直接相关的重要细节。例如,查阅省委常委会的会议记录发现,王珉私自提出将苏宏章作为省委常委的差额人选,没有经过省委常委会的集体研究;2013年到2015年,省委常委会连续三年没有听取省纪委年度工作汇报。

“我到辽宁的后期,我实际上是守摊子,我就想不出事。希望大家能够软着陆。”王珉在片中透露。作为省委书记,王珉的此番态度,让拉票贿选渐渐变得全无顾忌,送钱送物几乎都是半公开状态。

辽宁省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苏宏章在片中表示,省委委员说有个小礼物要送给你。有的时候推托一下,有的时候(说)那行,客气客气,就收下了。所谓的小礼物其实都不小。辽宁贿选涉案的礼品有金条、几万元的购物卡、苹果手机等,涉案贿赂金额超过5000万元。

此外,在几次选举过程中,省纪委、省委组织部等部门,包括王珉的秘书都曾向王珉汇报选举中有不正常现象。但王珉都放任不管。“我觉得也不要太追了,把这事情搞出来,有什么好处呢。”王珉说。

除了默许纵容,王珉甚至亲自出面替数名企业老板打招呼,帮助他们获得提名。这背后的原因,是王珉和这些老板有权钱交易,收过他们的钱物。当老板们提出想当人大代表时,王珉自然也就无法拒绝。

“也有过害怕的心理,因为那个金条太重了。”沈阳市原副市长、贿选中间人祁鸣说。

“当时都纷纷拿钱去拉票,如果我要是不参与点儿,肯定我是选掉了。选掉我又是老代表,脸面上非常难看,我搁内心说我是不愿意……”原全国人大代表、村党委书记张文成说。

据了解,辽宁拉票贿选案共查处955人,其中中管干部34人,省管干部905人,45名拉票贿选的全国人大代表当选无效,523名收受贿赂的辽宁省人大代表被终止代表资格。

在忏悔录中,王珉写道:“正是由于我的不负责任,让党中央的权威被漠视,让严肃的选举制度被亵渎,让‘人民代表’的称号被玷污,在全党全社会造成极其恶劣的政治影响。”

焦点2<

天津“武爷”粉碎机清理证据<

召开高管会称“中央要查我”<

专题片还披露了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落马的细节。

据介绍,2014年3月,中央第五巡视组在天津巡视期间,收到群众来信来电来访1万多件次,其中大量内容涉及武长顺。

为引开巡视组注意<

武长顺主动向巡视组“爆料”<

武长顺在民间被称为“武爷”,他自己在片中感叹:“公安局长变成爷了嘛,这个跟人民对立了。名声是不好听的。”

虽然有许多关于武长顺的问题举报,但几乎都是匿名的。由于他公安局长的身份,人们在举报时难免顾虑非常大。专题片披露,巡视期间,有一名知情人联络巡视组,希望当面反映问题。但是他提出,不敢在天津地界和巡视组见面。

时任中央第五巡视组正局级巡视专员、联络员的任爱军指出,在一些举报电话里面就说,查不查武长顺就是看你们是不是真的反腐败,这也是对你们中央巡视组的一个检验。

但有趣的是,不仅巡视组接到大量反映武长顺的问题线索,武长顺本人居然也来给巡视组反映问题线索。

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吕留献指出,武长顺这个人工于心计,他觉得你们巡视组来了,肯定你们要发现问题,肯定要重点查一个人,那他就利用他们公安局经侦总队查一个案子涉及的中管干部线索,他主动找到巡视组说,我向你们提供一个情况,他就是希望你把这个注意力集中到这个人身上去,他自己得到解脱。

为防窃听巡视组趁河边散步研究案情<

作为天津市的原公安局长,武长顺的反侦查意识很高,提前和亲信们统一口径,商量如何应对巡视组。

在实际调查中,与武长顺的谈话原则是不惊动、可控制。任爱军介绍道,武长顺女儿有香港的身份,他就没有申报。还有很多的自己的一些想法不愿意说,那不愿意说就不愿意说,你不说,将来会有时间让你说。

任爱军在片中表示:“我们格外地小心,尤其是会议室、宿舍,我们专门用仪器设备进行了扫描,进行了扫描,看有没有安一些窃听器,开会的时候要把收音机打开,即使你安了窃听器,它会干扰,不让他听清我们在谈论什么东西,我们都不在手机上说有关工作上的问题,或者发有关工作上的信息。我们去研究一些工作,去散步,到河边。”

专题片指出,武长顺多年来私下经营多家公司,从一开始就精心布局,这些公司无一在他本人或家属名下,全部由朋友、同学、亲信代持。

武长顺的反侦查意识也运用到了这里。据专题片披露,武长顺多年来不断成立、注销各种公司,频繁变换股权,试图让公司背景变得难以追查。不少代持人甚至对自己名下公司的情况一无所知,能得到武长顺信任帮助他打理的核心团队不到十人,由亲属和亲信组成,每周武长顺会召集他们到家中听取汇报、做出指示。武长顺还给他们配备了和自己联系的专用手机,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销毁换号。

“我用的时候我给打出去,打完我就关掉了。一般就是两三个月,两三个月换一轮。”武长顺表示。

落马前用粉碎机销毁报表材料证据<

武长顺的上述行为,不仅为自己获取利益,还严重损害了公众利益。

2014年6月,当巡视组向中央纪委移交武长顺相关线索的同时,明确建议把他列为重点对象。

2014年7月9日,中央巡视组向中共天津市委反馈巡视意见。坐在台下的武长顺以为这次巡视已经顺利过关。7月19日,武长顺的女婿出境办事,触发边控被拘,他本人才意识到情况不妙,匆忙从饭局赶回家中,召集手下作最后的挣扎。

武长顺在片中交代:“报表什么这些材料凡是跟家里面没关系的那些东西,全部给它用粉碎机粉掉了,东西都要拉走。就是拉走一汽车,还没有都拉全。然后呢我又开了一个会,我跟高管讲,中央要查我。这样的话,你们反正也知道,(就说)股权也是你们的。”

2017年5月27日,武长顺一审被判处死缓、终身监禁不得减刑。武长顺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 编辑: 小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