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公里雨污水管道全记在我心里”

2017年09月04日 10:49  来源:重庆晨报

导读:“今天早上大学城一施工单位还打电话来,他们想从虎曾路接入雨污水管道,我当即给他否了。”40岁的赵立春有着19年的党龄,干疏浚工作8年,对大学城地区270.9公里雨污水管道走向分布烂熟于心。

昨日,沙坪坝区市政设施管理处西部疏浚队队长赵立春在工作现场处置下水道问题

昨日,沙坪坝区市政设施管理处西部疏浚队队长赵立春在工作现场处置下水道问题

“今天早上大学城一施工单位还打电话来,他们想从虎曾路接入雨污水管道,我当即给他否了。”40岁的赵立春有着19年的党龄,干疏浚工作8年,对大学城地区270.9公里雨污水管道走向分布烂熟于心。

只要一问就能说出位置

“刚才大学城一所在建学校的施工单位还打电话问我接入雨污水管道的事情。”昨日上午9点半,记者在大学城曾家镇见到了40岁的赵立春,“他们想从虎曾路接入管道,我告诉他们不行,必须从旁边的曾泰路接入。”

“对方开始还不相信,说你就在电话里这么一听就晓得了啊?”赵立春这样肯定答复对方,是有底气的。2014年12月,沙坪坝区市政设施养护管理处接手大学城雨污水管道维护工作,干了5年疏浚工的赵立春,成为西部疏浚队队长。

“我们接手的时候,按照图纸将270.9公里雨污水管全部摸排了一遍。”赵立春说,由于管网建设有些年头了,图纸并不齐全,全靠双脚走,“每天要走七八公里,花了4个多月,才把图纸补充完。大学城地区270.9公里雨污水管道全记在我心里。只要你一问,我就能说出位置,大致就能判断问题出在哪里。”

下井救援奋不顾身

2015年5月,一个普通的工作日,赵立春像往常一样,从疏浚现场回到库房,正准备将淤泥卸下车。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起,两名工人在给一个老旧小区疏通下水道时,一人下到近4米深的井后由于缺氧导致四肢软弱无力,意识模糊,井上的另一名工人见状立即下井营救,下井后不但没救到人,自己的意识也开始模糊。

“我第一个想到的是用鼓风机送风换气,但转念一想,要把鼓风机从车上搬运过来,发电送风,最短也需要10分钟。”赵立春说,估计井下的工人等不起这10分钟,“我决定直接下井救人。”

4米深的井,赵立春只用了十几秒,他憋着气,迅速将安全绳绑在离他最近的工人的腰间和胸口,示意井外的工人往上拉。在救第二名工人出井时,赵立春瘫软在井口的梯子旁,所幸井外工人见状立即将他拉了出来。昨天说起这段经历时,有着19年党龄的赵立春说,“其实也没得啥子,党员嘛,要带头冲在前面。”

赵立春唯一觉得遗憾的是,没有时间陪女儿。“前几天准备带女儿去看电影,结果一场暴雨袭来,又被单位叫了回去。”赵立春说,这样爽约女儿已经很多次了,但没有办法,这就是他的工作。

( 编辑: 郑超 /责任编辑:周凯航 )
相关推荐

底层广告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