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症 脱了贫

2017年04月16日 03:11  来源:中国青年网

导读:谁能想象,两年前还因妻子患病欠债30多万的特困户黄月龙,如今不仅甩掉贫困帽,还成了全村的致富带头人。从买小猪养到买母猪自繁自养,从1栋猪栏发展到6栋猪栏,2015年,黄月龙养猪赚了50多万元,年底主动申请退出贫困户。

“春分雨脚落声微”,江西省井冈山市荷花乡东源村黄月龙的猕猴桃基地建设,没让春雨耽搁一天,栽水泥桩、拉铁丝网、硬化进山路、接电,他带着村里一帮参加合作社的贫困乡亲,过完年就在忙。

谁能想象,两年前还因妻子患病欠债30多万的特困户黄月龙,如今不仅甩掉贫困帽,还成了全村的致富带头人。

扶贫好政策帮忙,熬住猪价周期性下跌,终于脱贫

2014年,黄月龙痛失爱妻,为给妻子治病,花光积蓄,还欠下30多万元债。这么大个窟窿怎么填?黄月龙2013年开始养猪。他找了块荒坡地,舍不得请人,起早贪黑全自己干,盖起10间猪舍。没想到,2013年猪价低,2014年猪价还是低,借钱养的200多头猪一头就亏200块,又欠一笔债。

转机也出现在2014年。“为什么那么难我也没放弃呢?因为国家加大了扶贫力度,好政策一个个落地,扶贫干部成了我家的常客。”黄月龙说。针对他家的情况,扶贫干部“对症下药”:养猪缺技术,农技人员上门服务;缺资金,乡干部带着他跑部门;市场形势不明,帮他分析行情……2015年5月后,猪肉行情上涨,黄月龙的眉头打开了,他果断扩大了养殖规模。

走进黄月龙的养猪场,最里面是去年新建的两层框架结构猪栏。一楼是两排怀孕母猪猪栏,待产母猪睡在干净的产床上;二楼大通间是小猪栏,全部加高,猪栏底部有电热板,猪粪、尿通过小孔漏到水泥地面。干爽整洁,没有异味。

“去年政府帮我贷款30万元,建起这栋新猪舍,还购买了保育设备。”黄月龙说,这么大一笔投入眼前看好像亏本,但大大降低了母猪和小猪的伤病率、死亡率。高中毕业后在广州打过工、做过水果生意的黄月龙,不仅能吃苦,而且有眼光。儿子告诉他网上信息丰富、沟通方便快捷,已50出头的黄月龙硬逼着自己学会了用电脑,上网找市场信息、交流学习养殖技术。养猪大亏那年他仔细分析过,一是肉价有周期性,只要熬得住,第二年肉价就会反弹。二是自家亏本主要是买猪崽价过高,买母猪自繁就能降成本。

从买小猪养到买母猪自繁自养,从1栋猪栏发展到6栋猪栏,2015年,黄月龙养猪赚了50多万元,年底主动申请退出贫困户。他打开手机,让记者看里面一长串扶贫干部和技术人员的电话,“有啥困难,我一个电话,人家二话不说就来。比如有次10多头猪拉稀,几天不吃东西,网上找了好多办法也不见效。我就打电话给扶贫干部,兽医很快就上门来了。”

吸收入股,一起发展新产业,脱贫不忘带动穷乡亲

黄月龙的猪场做大后,市农业局还投入15万元项目资金,为他建了3个沼气池和一个储气罐。黄月龙指着那个能贮200多立方米气的大罐说:“我那时就常想,这么多人在帮我,我也要帮别人。”

2015年9月,为帮助贫困户实现可持续脱贫,井冈山给贫困户发放产业资金,引导他们将产业资金入股当地有实力、有潜力的好产业。可东源村位置偏,没产业。咋办?“大家如果信得过我,就入股我的猪场吧。”黄月龙主动站出来,拍着胸脯向大家保证:每年按12%比例分红。黄月龙的猪场就这样“升格”成了合作社,吸收村里18户贫困户入股。2016年9月,每户入股的贫困户就提前拿到了分红。

黄月龙老惦着头年养猪养亏的事,肉价有周期,“鸡蛋不能全放一个篮子里”。今年春节过后,他琢磨上了种养结合,村里荒山荒坡多,政府对发展产销对路的鲜果又给予每亩3000元的补贴。一过完年,做过水果生意的黄月龙就流转了150多亩丘陵山地,大胆投入有市场前景的红心猕猴桃种植。“既能有效解决养猪粪水问题,又发展一个新产业。”黄月龙分析,“种猕猴桃前3年投入大,但产果后风险就很小。”

这一回,黄月龙同样没忘带一把贫困户。猕猴桃基地成为村民在家门口打工赚钱的好去处,贫困户优先,打杂做事每天80元,体力活每天120元。70多岁的贫困户黄飞龙,去年就从猕猴桃基地挣到了八九千块钱工资。

“我自己发展好了,也要带着大伙一块干一块好。”猕猴桃基地将在2018年挂果,黄月龙对未来信心满满,他说,硬化进山的路不只为方便自己,“只要我种植成功了,大家就会跟上来。”

( 编辑: 小娜 )
底层广告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