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航拍中国》热播 航拍技术展示新疆美

2017年03月21日 10:43  来源:中国青年网

3月8日,央视9套纪录片频道播完《航拍中国》(第一季)最后一集。节目播完,但观众的热度仍然未减退――近日,超过3500名网友在豆瓣上给它的第一季打出9.4的高分。

这部被海外华人盛赞为“每一帧都美到想唱国歌”的纪录片,是中国有史以来航拍规模最大、单集投资金额最高的大型航拍纪录片。在第一季里,海南、陕西、新疆、黑龙江、江西、上海六地,成为纪录片拍摄对象。其中,“新疆篇”于第三集呈现。“新疆篇美哭了,是真哭了。”网友这样评价。

《航拍中国》新疆篇震撼呈现大美新疆<

难以拍尽新疆的美<

实际上,在2017年春节期间,《航拍中国》就已经播出了前4集。3月下旬,这部激起观众强烈反响的纪录片,一气将6集全部播出,最终,难以置信的航拍场面、美轮美奂的中国大地,令所有观众折服,并给出口碑一致的高评价。

要知道,第一季的6集内容,虽然每集只有50分钟,但整整一年的拍摄过程中,摄制组共动用了16架载人直升机、57架无人机,总行程近15万公里,相当于环绕赤道4圈。

“得到大家的认可,我们整个团队都很欣慰。其实,我们的初心,就是将创作模式和最终呈现出来的状态,让更多的大众能够无差别地介入到这个片子里来。这一点,我们做到了。”日前,《航拍中国》总导演余乐在微信中这样回复。

“我觉得新疆的美,只释放了一半,我还想再拍一次新疆。”新疆篇总导演、央视合作单位锐智九洲公司总经理王连明如是说。俯瞰新疆,美得震撼人心

《航拍中国》是一部以空中视角俯瞰中国整体风貌,立体化展示中国自然地理风貌、人文历史景观以及城市改革变化的纪录片。纪录片以“一集一个地方”的进度,逐步呈现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的整体风貌,全集计划在5年内播完。

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烧钱”的拍摄过程。节目组要求,为了尽可能完美地达到拍摄效果,画面全部使用载人机和无人机拍摄,且将高空与低空之间相互补充。不管是飞行器还是摄影器材,团队都要使用最高规格的设备。

看过纪录片的人都被航拍角度下的中国大地深深震撼。而“新疆篇”,其独特的异域风貌,广袤而野性十足的自然环境,丰富多层次的人文元素,更是令人惊叹折服。

新疆是第一季中,最先确定下来的拍摄地。余乐说,2016年3月,《航拍中国》纪录片立项时,就设定要做六集,当时,确定通过东西南北中大的方位选择,来体现祖国不同地域的地理和人文风貌,而新疆作为中国西部最具代表性的省份,首先作为第一季里重要的内容,正式立项了。

“因为是第一季,我们也希望把最精彩的内容放在里面,新疆的地理特点很明显,面积很大,从空中看地貌看山川看河流,都特别合适,拍摄新疆是一个总体的考量。”他说。

新疆地域广阔,地貌复杂,制作团队对此早有准备。节目组也因此为新疆制定了较其他拍摄省份更高的预算。

240天的拍摄过程中,前后共计派出5个无人机组,50多人参与拍摄,仅在新疆本地,就租用了9辆车,加上节目组自带车辆,共计十余辆车,在新疆浩浩荡荡的大地上,往返前行。

正是这样庞大的摄制团队和预算,支撑了“新疆篇”几近完美的全方位呈现。连绵不断的库木塔格沙漠沙丘,壮观的福海捕鱼,开阔的哈萨克牧民转场,在航拍视角下,熟悉又新鲜的图景呈现出人与自然的完美契合。航拍新疆,大得不可思议

全程参与指导拍摄的“新疆篇”总导演王连明,也是《航拍中国》“海南篇”的总导演。两地拍摄下来,王连明最大的感受是,新疆太大了。

实际上,早在十余年前,王连明的锐智九洲就已经与新疆电视台纪录片拍摄团队有过多次合作,拍摄新疆,于他和他的公司而言,已相当熟悉。

但此次“新疆篇”的拍摄,仍成为他职业生涯中的一次挑战。“新疆体量是全国最大的,这也注定,拍摄新疆是难度最高的。”他说。

首先,要解决气候与天气问题。2016年3月底4月初,摄制组计划在鄯善拍摄一组航拍库木塔格沙漠的镜头,一行人在鄯善呆了整整一个星期,只有两天下午的时间真正开始工作,其余时间,都在,等风停。

“风沙太大了,根本没办法开设备。”王连明说。这一次拍摄以失败告终。直到7月下旬,摄制组拍摄到了尾声,才再一次前往鄯善重新拍摄。

“那时候,一天里最热的时段地面温度能达到70℃,可那个时间段,正是摄制组拍摄前期准备时间,大家实在热得受不了,苦中作乐,干脆试着在沙漠里煎鸡蛋,真熟了!”他说。

再来,就是地形带来的潜在危险。有一次,摄制组从巴音布鲁克往库车转场,直升机在飞越天山达坂时,前方遇到雷阵雨,但返航已不可能,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赶,直到安全降落,大家才松一口气。

无限风光在险峰。而新疆的美,是山东人王连明拍不够的动力。

“每个季节,每一个地方,都有不同的魅力,这里太大了,每到一个新的地点,就会发现新的不同。比如,我们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在半空中,看到沙漠,特别像人的心脏剖面的血管,特有冲击力;4月的江布拉克,从半空看,那种只有高山草原才有的奇美,麦田吐新绿,一片深情。而到了8月再去时,时值初秋,风吹麦浪,漫无边际,两个季节,两种巨大的反差。太美了。”王连明感慨道。新疆之美,美在独特的人文

作为《航拍中国》的总导演,余乐坦言,直到看到网上观众评价,他才松口气。毕竟,这是一个以80后为主体的新鲜团队,能够给观众带来多大的惊喜,还是取决于团队是否提供了清新的语言,与观众是否保持了平等沟通的姿态,并且最终节目本身是否呈现出了该有的质量。

6集纪录片中,最令人关注的,除了航拍下的美景外,人文因素贯穿其中,也成为一大看点。在“新疆篇”中,绿洲文明的特色,驼队、登山队、转场的牧民、城市的繁华都成为一部纪录片中令人惊艳的成分。

“人文的部分必须要关注。如果只拍风景,没有人类参加,就太孤单太冷艳了,人文跟自然是密不可分的两个部分。在新疆,自古人类逐水而居,绿洲文明是我们看新疆的总体方向。而且,新疆位于内陆腹地,亚洲中心,与多个国家接壤,与多个文明在历史上有交融,在大部分人眼里,新疆这种独特的人文特点,给人带来新奇的感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向全世界介绍新疆。”余乐说。

拍人文纪录片并不容易,更何况,还是一个50分钟航拍的片子,要让观众有耐心地看,并心生喜欢,更加不易。毕竟,社会发展已令大部分人被新型的生活模式划分到不同空间,要从空中看,无法施展手脚,而室外的航拍,只能大部分还是以农业文明为主。

“所以在新疆,我们尽量以农牧业文明来展示人文环境。比如哈萨克牧民的转场,非常适合于航拍,他们经历了很长的路线,每个路段又有不同,整体拍摄下来,壮观震撼。”他说。

而对于王连明,更大的感受是遗憾:“没拍够,还是有很多镜头没有呈现得太理想。比如沙漠、戈壁,应该加入一些更有生机的元素,比如人,以及更能体现新疆野性的元素。”他说,“新疆篇”只是一次预演,自己的公司已打算拍电影版新疆,真正想把新疆的魅力拍出来,还得是在大银幕上:“虽然航拍中国得到较好的反映,

但我觉得,新疆魅力只释放了一半。还要再下点功夫,会更美,更震撼。”王连明说。

( 编辑: 小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