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pd_article
关闭
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专区> 国内大聚焦> 新闻正文

学者:菲律宾南海仲裁案只是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闹剧

2016年07月13日 17:24 来源:中国台湾网 我要评论(0) | 打印

7月12日,应菲律宾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不顾中国强烈反对,抛出了所谓“仲裁结果”,给日渐升温的南海局势又凭空增添一道变数,给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也带来了重大隐患。

  仲裁本质上是滥权行为

就其本质而言,菲律宾仲裁案只是一件越权、扩权和滥权行为,毫无合法性可言,仲裁庭根本无权就相关议题作出裁决,主要原因有:

第一,仲裁庭无权受理涉及主权争议的案件。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简称《公约》)相关条款,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在受理相关案件时,只能处理与海洋争议有关的案件,却无权受理与主权争议有关的案件。而菲律宾仲裁案的实质是领土主权问题,因而国际仲裁法庭根本无权受理。

第二,中国十年前就已经作出排除性声明。中国是《公约》的主要缔约国之一,于1996年正式加入,此后严格按照《公约》条款履行自己的相关权利和义务,并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规定,明确声明,将涉及海域划界等事项的争端排除适用仲裁等强制争端解决程序。因而,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强行提起仲裁,已经违反了国际法中“禁止反言”这一基本原则,仲裁庭对菲律宾提起的仲裁也根本没有任何管辖权。

第三,菲律宾违背国际法中“双方协商优先”的基本原则。《联合国宪章》、《国际法原则宣言》等国际文件,均把双边协商谈判作为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的首要方式,《公约》也要求当事国首先通过谈判解决海洋争端。中国和菲律宾在双方的联合声明、联合公报等双边协议中都明确同意通过双方谈判来解决争议。但菲律宾单方面诉诸第三方来解决问题,显然已经违背了“协商优先”的基本精神。

第四,违背了国际法中“双方同时在场”的基本精神。根据国际法的相关精神,任何一项仲裁的制定,都必须由当事方双方同时在场,才能进行实质讨论。而在公布仲裁结果之前,也必须同时征得双方的同意,才具有法律执行力。但由于菲律宾仲裁案本身就是一件违反国际法精神的事件,中国当然无法接受,因而采取了“不参与、不接受、不承认”的立场。在没有中国参与的情况下,仲裁庭就有关问题作出的裁决完全是无效的,对中方不可能产生任何拘束力。

第五,不能根据后来制定的法律去约束之前的历史事实。南海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海域,不但中国历史典籍对此有明确记载,就是美国、日本、越南、菲律宾等国的历史地图册或教科书中也有大量佐证。因而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具有坚实的历史依据和法理基础,而南海断续线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中后期就已经完全成型。但《公约》却是1982年才由各国初步达成,根据国际法中“时际法”原则,作为后来形成的《公约》根本没有权力和资质去裁定在其之前出现的南海断续线的合法性。

所以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讲,仲裁庭都没有管辖权,其自行越权审理并做出裁决的行为,完全违背了《公约》精神,因而是非法和无效的,只是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闹剧。中国不参与、不接受这样的仲裁,不承认、不执行所谓的裁决结果,既是为了依据国际法捍卫自身合法权益,也是为了维护《公约》的完整性和权威性。

  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动机险恶

菲律宾在南海议题上,一直不甘寂寞,蠢蠢欲动。早在上世纪70年底,菲律宾就通过非法武力,陆续侵占和蚕食中国在南沙群岛的十几个岛屿,并在部分岛屿上大兴土木、部署装备,而且还不断在海上发起挑衅行径。所以菲律宾在南海争端中,不是受害者,而是加害者。而阿基诺三世时期,更加有恃无恐,在黄岩岛、仁爱礁等议题上,屡屡向中国大陆发起攻击。在各种阴谋无法得逞时,又“恶人先告状”、“贼喊捉贼”,故意扭曲法律,将南海议题提交国际仲裁法庭,其主要动机有:

一是利用国际社会“同情弱者”心理来向中国大陆施压。由于菲律宾在实力上与中国悬殊巨大,因而阿基诺三世政府妄图通过“装可怜”的方式,来吸引国际社会“同情”,进而达到“以小博大”的效果。在阿基诺三世看来,提交仲裁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两面渔利的举措,如果能够胜诉,则菲律宾可以藉此为借口,强打舆论战,进一步侵占中国南沙群岛及相关海域,同时还可以攻击中国大陆是“规则损害者”、“现状破坏者”和“军事扩张者“。如果最终败诉,菲律宾则可以在国际社会打“悲情牌”,抹黑中国,诬蔑中国在打压菲律宾,以此来丑化中国形象。

二是转移菲律宾国内民众注意力,减轻自己执政无能的压力。阿基诺三世执政末期,因为贪腐等问题,岛内民众反弹声浪四起,再加上局部地区反对势力的兴起,岛内政局开始出现严重动荡。为了转移民众注意力,掩盖国内存在的种种矛盾,阿基诺三世进行一系列政治赌博,精心炮制了所谓的“中国威胁论”,并且故作强硬,有意以挑衅中国来迎合国内民粹。

三是迎合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菲律宾曾经是美国的殖民地,目前也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重要盟友,二者之间具有很多共同的战略利益。自2009年美国抛出“亚太再平衡”构想以来,阿基诺三世政府就主动扮演“马前卒”角色,甘愿担任美国“代理人”,向美开放苏比克湾等重要战略港口。为了向美国示忠,阿基诺三世政府还对美国“亚太再平衡”的战略意图心领神会,积极走上前台,向中国叫板,后来直接发展到就南海问题对中国提起仲裁,妄想火中取栗,站在美国身后进行狐假虎威,来进一步挑衅中国。

阿基诺三世的所作所为,在菲律宾国内也引起了很多批评声音,新上任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基本上就推翻了阿基诺三世的做法,明确表示在公布仲裁结果后,不会做出挑衅性声明,并且愿意与中国展开直接对话,共同协商。

 美国是最大的幕后黑手

菲律宾仲裁案之所以持续发酵,与域外因素的干预密不可分,而美国就是其中最为重要的黑手之一。近年来,随着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深入实施,美国也不断加大了牵制中国大陆的力度,而南海议题恰恰就是美国精心设计的重要一环。

南海争议早已有之,但长期以来,菲律宾等国都愿意与中国淡化争议、搁置分歧、扩大合作。而美国出于自己的战略考量,却有意挑动争议,激化矛盾、怂恿对抗,积极鼓动菲律宾与中国大陆“唱对台戏”,使得整个南海地区波诡云谲,风急浪涌。

在菲律宾仲裁案中,美国积极深度参与,几乎无时无处不在,总统奥巴马、国务卿克里等高层政要,多次“声援”阿基诺三世政府,公开为阿基诺三世加油打气。不但如此,美国还强化排兵布阵,专门“挑选”其最优秀的国际法律师团队,来协助菲律宾提起仲裁,为菲律宾精心炮制了多达3000页的仲裁诉求书。

为进一步力挺菲律宾政府,美国还屡屡虚张声势,推波助澜,指派军队强势介入。近期美国在南海地区就以“航行自由”为名,大肆推行“横行自由”,不间断地炫耀武力,导致南海局势不断升温。例如,美国不断推进前沿军力部署,一度派出两艘航空母舰(里根号和斯坦尼斯号)、多艘导弹驱逐舰和多架战略轰炸机,同时出现在南海地区,挑衅意味呼之欲出。

众所周知,美国自身并未加入《公约》,现在却想以《公约》来约束中国,这显然是一种典型的“己所不欲却强加于人”的做法。而且从历史上来看,1986年尼加拉瓜将美国一纸上诉至国际法院时,美国不但完全拒绝执行国际法院判决,而且恼羞成怒,直接退出国际法院,表现出强烈的“大国不守法”的傲慢姿态。现在美国“今是昨非”,竟然要求中国履行国际仲裁,这完全是在执行双重标准,宽以待己,严以律人,对自己是一套,对中国又是另外一套。

除了美国,日本在菲律宾仲裁案中也扮演了极其不光彩的角色。2013年时任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的柳井俊二组建了菲律宾仲裁案仲裁庭,但柳井被称为是“反华急先锋”,在对华态度上向来强硬,曾担任安倍的核心幕僚,由于其“反华”立场过于明显,因而涉及到中国议题时,本应回避,柳井却并未回避,这已经构成了此次仲裁案的重大瑕疵。

更重要的是,在中国缺席的情况下,柳井就指定了多名具有明显政治立场的法官组建仲裁庭,最后结果可想而知。日本的动作远非只有这些,今年7月1日,日本刚担任安理会轮值主席的第一天,其常驻联合国代表别所浩郎就对南海问题表达了“严重关切”,声称未来若有安理会成员国提出要求,会考虑将南海问题列为安理会讨论议题。

此外,日本近年来还屡屡通过向菲律宾、越南等国出售或赠送武器等方式,强化与这些东南亚国家的关系,其拉拢东盟、遏制中国大陆的意图已经达到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地步。

结语

整体而言,所谓菲律宾仲裁案就是菲律宾带头挑起、美国幕后操弄、仲裁庭有意配合的产物,完全是一场政治闹剧,因而根本不得人心,目前全世界已经有70多个国家和地区明确表态支持中国在菲律宾仲裁案中的立场。南海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不容分割,更不是个别仲裁案一纸判决书就可以轻易否定的。中国不可能接受任何强加于中国的方案,诚如前国务委员戴秉国所言,仲裁结果“不过是一张废纸”。目前这场闹剧已经接近尾声,各方当务之急是拨开迷雾,还原事实,以建设性的态度妥善管控分歧,暂时搁置争议,早日展开对话,尽量推动南海成为合作之海、和平之海和友谊之海。(钟厚涛,作者系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博士)

( 编辑: 周凯航 /责任编辑:周凯航 )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