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pd_article
关闭
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专区> 国内大聚焦> 新闻正文

五家中国智库集体发声:“仲裁”之后,我们这么办!

2016年07月12日 17:52 来源:环球网 我要评论(0) | 打印
导读: 北京时间今日17时,南海仲裁庭将对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所谓南海诉讼作出裁决。在裁决公布前,环球网特邀国内五家知名智库,就所谓的南海仲裁案发出来自中国思想界的声音。(5家智库名称依首字母顺序排列)

  察哈尔学会:军事解决几乎不可能,但中菲谈判必须“一对一”进行

南海仲裁案最终结果出炉后,美国会继续利用舆论对中国施压,继续塑造一个“不守规矩的中国”形象,将南海问题作为其“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垫脚石;菲律宾或会拿仲裁案结果作为与中国谈判的筹码;而中国仍将继续秉持“三不”立场。

仲裁案后,解决南海问题的途径主要有三条:第一,法律途径。但中国认为南海争端是领土之争,不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管辖范围之内,不属于法律问题的范畴,因此这种解决途径不可行;第二,军事解决。在当前以和平为主的大环境下,这个途径也几乎不可能动用。第三,政治谈判。这是最有可能的一种方式。但需要指出的是,谈判必须是双边而非多边的,须由中菲两国“一对一”进行,不能让美国、东盟等掺和进来。当然,这个过程或许很漫长,三、五年,十几年甚至更长都有可能。(作者王冲,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

【察哈尔学会】非官方的外交与国际关系智库,主要以公共外交、和平学两大领域作为主要研究侧重。“前瞻性、影响力、合作共进”为宗旨,打造成为全球公共外交的核心机构,国际社会中具有一定影响力和相当知名度的外交与国际关系智库。

  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关系研究中心:应坚决阻止美国及其盟国军舰进入中国岛礁领海,但也要防止擦枪走火,避免局势失控。

杜特尔特就任菲律宾总统不久,相比其前任阿基诺三世,态度更为灵活,对华立场调整较大,在南海问题上的协商意愿比较强。不过,他是菲律宾总统,也受到来自国内及美国的压力,对他的期望不能太高。仲裁判决结果出炉后,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是美国,美国怎样利用仲裁结果做文章值得注意。

一般分析,美国可能会采取以下行动:一,在舆论上炒作“中国不遵守国际法”,不执行国际仲裁判决,在国际道义上陷中国于不义;二,在国际关系上巩固在亚太地区的盟友关系,拉拢诸如越南等与南海问题有关联的国家,试图分化这些国家与中国的关系;三,在军事上可能有低、中、高三种层级的策略选择。

就低级来说,美国会在一定时间段内,在南海常态化维持一定规模的军事存在。今年6月,美国在南海部署两个航母战斗群,后来又调进几艘驱逐舰,美国将其称为预防性部署,意图很明显,就是给中国施压。这些力量一时半会儿不会撤走。就中级来说,美国会以维护“航行自由”的名义,更密集更频繁地进入中国岛礁12海里巡航。美国不承认中国在南海的岛礁拥有12海里领海,它会不断地触碰这条线,给中国更大的压力。就高级来说,美国会以捍卫国际法和执行国际仲裁的名义,纠集诸如日本、澳大利亚甚至法国等域外国家联合巡航南海,这会使得南海问题更为国际化和复杂化,形成对中国更为不利的局面。

对此,中国一方面在舆论上,应与国际社会多沟通,阐明中国政府立场,把中国在南海的历史性权利说清楚,结合历史性权利和国际法两个维度,争取国际社会更多的理解和支持;另一方面必须捍卫主权,坚守底线。无论是美国一个国家还是其纠集多个国家在南海巡航,中国必须时刻保持警惕,坚决阻止其进入中国岛礁领海。与此同时,中国也要进行危机管控,防止擦枪走火,避免局势向失控的方向发展。

另外,菲律宾选择与中国对话,是非常积极的信号。事实上,中国有丰富的协商谈判解决边界争端的经验。中国有14个陆上邻国,已通过谈判与12个国家解决了边界争端。武力是无法彻底解决问题的。对于南海争端,也应秉持对话与谈判解决问题的思路,尽管解决的难度要比陆上复杂得多。当然,我们相信,协商谈判解决将是非常漫长的过程,也需要创新性思维。在主权问题暂时无法解决的情况下,还是要坚持“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在互信条件成熟时,也可能出现目前还无法料想的创新性解决问题的思路和办法。这将对长期稳定南海局势,促进地区和平发展大有裨益。(作者赵小卓,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关系研究中心主任)

【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关系研究中心】成立于2011年12月,旨在研究中美防务关系中的重大理论与现实问题,有针对性地阐释我国政府和军队的政策、立场和主张,促进中美两国军队的交流和互信。

  人大重阳:美国也怕南海问题失控,不会扩大军事存在,中美各层级应进行对话

对美方而言,我们可以列举一个事例。7日美国国会临时举行听证会,讨论戴秉国在美国的发言及目前中方传递的信息,最终得出三点美方结论:1.维系固有的军事存在,即不扩大; 2.降低意外危机升级的风险;3.目前的紧张无益于任何人。美国担心南海问题失控,想稳住中国,也想稳住盟友。美国希望南海问题可控,因此也期待中菲进行对话。但美国在仲裁案上押了很多筹码,因此它不会让对话很顺利地进行。美国会帮助菲律宾进行人员培训,资金支持等军事能力方面的建设,增加其与中国谈判的筹码,以此对中国在南海施加压力,提高中国在南海的行动成本。

对菲方而言,杜特尔特近期一直表示将选择与中国对话。中方也秉持通过对话来解决问题的态度。如果杜特尔特希望借仲裁结果与中国对话,那么在中方来看,中方早已说明了对仲裁的“三不”立场,不可能基于仲裁结果与菲方对话。

对中方而言,维护主权和领土完整,并非等同于武力相向。当前,中国与南海周边各国面临的最重要课题就是实现持续快速发展,这需要和平稳定的环境,这是地区国家的“最大公约数”。我们仍然相信,通过南海各方的不懈努力,南海问题暂时的紧张不会影响这片海域及周边和平、稳定与发展的主旋律。我们仍然相信,通过中美两国之间各层级的对话,中美之间能够消除误解,减少误判,管控分歧,着眼长远,共同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为亚洲的和平发展发挥建设性作用,也为所有人的“太平洋世纪”贡献力量。(作者王文,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陈晓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成立于2013年1月19日。人大重阳被中国官方认定为 G20智库峰会(T20)共同牵头智库、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秘书处、“一带一路”中国智库合作联盟常务理事、中国-伊朗官学共建“一带一路”中方牵头智库,现与 30 多个国家的智库开展实质合作。

  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中国可用“三种武器”反制南海仲裁

在南海问题上,美国可能会采取军事持续施压、政治上继续要求中国遵守仲裁庭裁决、外交上继续孤立中国,并拉日本进南海巡逻等方式遏制中国。南海是连接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战略枢纽,美国要确保对其控制,但日益衰落的综合国力和节节攀升的霸权之间的尖锐矛盾使美国无力单独控制,只得在该地区制造矛盾,压制中国,甚至不惜将罪孽深重的二战战败国、区域外国家日本拉进来,以期浑水摸鱼。

菲律宾杜特尔特政府目前有与阿基诺三世时期政策保持距离的态势,但利用南海仲裁案结果的可能性较大,然而经济上有求于中国的现实形势又迫使其谨慎行事,因此态度模糊化更有利于其南海政策。

南海仲裁案结果公布后,中国反制的手段有很多:首先,利用贸易杠杆。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及最大规模的工业,是世界第一贸易大国。可以根据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的表现对其实施经济制裁。比如劳务输出和水果进口等等。其次,利用好国际法武器。国际法,尤其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是当今海洋秩序的基础。应该在吃透国际法的基础上使其为我国家利益服务。此外,也可以加强海警及海监船只的巡逻,加强在法理领域的控制权。再次,加强军事斗争准备。具体来说就是提高南海方向的海洋态势感知能力、远程打击能力、夺取制海权与制空权的能力。此外,南海岛礁的人工建设不能停,在建设完成之后要充分开发利用,建设机场、灯塔等,并适时开展旅游活动,以提高中国对南海的控制能力。最后,强化对南海的科研考察力度,对南海的生物、水文、气象、资源等领域要组织科考队进行不间断的考察。(作者马尧,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特约研究员)

【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成立于2014年6月27日,以G20研究中心、加拿大研究中心、海外利益研究中心、中国与国际组织研究中心、伦理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等校设研究机构为支撑,形成了以国别区域研究为特色的政治学科智库群与研究机构体系。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除了舆论和外交反制,军事上应高度戒备,以防万一

稍有常识的人都明白,所谓的南海仲裁不过是场闹剧,由美国幕后操纵,菲律宾阿基诺政府当排头兵,日本起劲敲边鼓,企图在主权问题上压迫中国。预计仲裁结果公布后,它们还会有新动作。这没什么了不起。中国有理有据,将继续从容应对,有序出牌。

不管仲裁结果怎么说,中国都不会理睬。由于美国咄咄逼人,而且军事上对中国不断耀武扬威,中国除了舆论和外交上强力反制外,军事上也在高度戒备,以防万一。

美国似乎想把火烧大一点。但它也有顾虑,客观上也有诸多不确定因素。比如,菲律宾杜特尔特新政府是否会像阿基诺那样当美国排头兵、与中国为敌?东盟国家有几个会跟着它把火烧向友好合作的中国?当然,最重要的,一是美国领导人也许没有完全忘记与中国开战的历史教训;中国不惹事,也不挑事,但中国也不是那么好惹的。二是中国一直在向美国释放善意,主张共同建立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的新型大国关系。在此情况下,它如把火烧大了,何以面对美国民众?何以收场?

最后要强调的是,美国口口声声说,要遵从国际规则,国际法,但恰恰是它自己不遵从。美国《时代》周刊近日称,不遵从国际原则的国家并非中国。相反,长久以来美国才是那个离群异类。这并不是随便说说,是有代表性的美国自己媒体的评论。美国在这方面有相当多的历史记录。(作者王嵎生,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成立于1999年5月,拥有众多中国资深外交官、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学者和企业家。宗旨是促进对地区和全球问题进行前瞻性、战略性的研究,关注的范围涵盖当代政治、安全、经济、人文等各个领域。

原标题:五家中国智库集体发声:“仲裁”之后,我们这么办!

( 编辑: 王怡 /责任编辑:王怡 )
分享到:

相关阅读